046 吃吧,猪扒饭(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小说更新最快!

荒卷那边,众人已经在弹冠相庆了。

“桐生老师真厉害,居然这么快就破解了对方的心防!”古萨多三郎感叹道,“一般审讯中的几个步骤,桐生老师一个都没经历!”

cia的审讯手册上,把一个人屈服的过程分为几个阶段,gongan们基本都接受过cia的训练,都看过这个手册。

桐生和马直接跳过了手册除了最开始的抗拒阶段之外的所有阶段,快进到招供。

但是还有人对此心存怀疑:“西田顺,会不会还处在假装招供的环节?”

这是真正招供前一般都会经历的环节,受审者受不了折磨了,决定假意招供,这时候要用无可辩驳的证据,最终杀死受审者的抵抗心。

荒卷:“不用担心,我们只要小心求证他接下来说的东西就好了,多三郎,你记性好,时刻把他的话对照你记忆里的情报进行验证。”

“明白。”多三郎点头。

荒卷当初发掘他就是因为他对细节的注重以及在各种细节之间建立联系的能力,而这种能力的基础,就是强大的记忆力。

荒卷现在十分确定,西田顺就是揭开敌人福祉科技的阴谋的关键,要不然柴生田久也不可能在得知无法用通常法律手段保出西田顺之后,那么狼狈。

荒卷不会忘记,把西田顺这个人物重新拎回到大家视野中心的,就是桐生和马,之前不管是警方,还是gongan,都忽略了这个人。

现在看来这就是上了福祉科技的套。

桐生和马直接看透了敌人的布局,找到了关键点,这是何等惊人的洞察力。

荒卷对桐生和马的敬佩拉满,一个30多的人敬佩一个不到20的年轻人,在非常讲究长幼辈分的日本社会十分的不可思议。

荒卷也知道自己不可以过分的表现出这点。

但这不妨碍今后他经常借用桐生和马的智慧,毕竟他都已经开口叫人家桐生老师了。

在日本,“老师”这个敬称份量很重的。

荒卷看着监视屏幕,等待着西田顺继续披露福祉科技的内幕。

西田顺冷酷而平静的看着和马,没有继续说话。

和马:“你怎么杀的他,方便补充下细节吗?那边的警官们对这个肯定很感兴趣。”

说着和马指了指审讯室角落里挂着的闭路摄像头。

西田顺看了眼摄像头,比了个v的手势,然后开始讲述自己怎么哄骗合川星子“最后祭典一下这段青春”其实就是分手炮,然后在拿个给合川星子营造气氛的酒里面下了安眠药……

和马咋舌:“安眠药?尸检没有在合川星子的体内发现安眠药啊。”

西田顺耸肩:“日本法医废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是吗?”

正常的日本人多半会反驳一两句,但和马不是个正常的日本人,他是来自21世纪的中国人,正好活在日本神话破灭的时代,有事没事跟着沙雕网友一起嘲笑躬匠精神。

所以他很爽快的认同了西田顺的说法。

日本法医就是菜啦。

“审讯”继续,接下来西田顺把剩下的细节补全。

和马直接问最关键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接下来会有连续的冰箱自杀案的?”

“合川法隆在宣讲的时候,经常会讲一个笑话,”西田顺看着和马,换了副故弄玄虚的表情,“说他想要思考的时候,喜欢在寒冷的地方,寒冷有助于活跃思维。所以每当他觉得空调不够冷,就会打开冰箱的门钻进去。”

和马皱着眉头:“你就凭这个,断定会有连续的冰箱自杀案?”

“我不是凭这个断定,是已经发生了冰箱自杀案。只是尸体被提前处理掉了。”西田顺看着和马,“本来我准备联络真拳会来处理尸体,但电话刚打出去没多久,你就来了。”

和马:“真拳会……是那些韩国人吗?”

“谁知道他们是不是韩国人,反正说话带思密达的。”西田顺耸了耸肩,“如果你没撞破我,警察大概不会展开大规模的搜捕行动,就不会导致真拳会暂避锋芒,处理不了新的尸体。”

和马知道这人说的是警方发现的第二具尸体的事情。

“那时候你不是已经被警方抓到了吗?”和马惊讶的问,“搜捕应该结束了啊。”

“但整个区域的警备力量提高了,而且真拳会也不能确定警方是不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肯定会等一等看啊。”

和马点了点头。

看起来真拳会一直在处理那些进了冰箱自杀的人,结果警方突然开始地毯式搜查,他们没法随意行动了,结果自杀的人一个个臭了或者怎么了,被人发现。

但是这又涉及到一个问题了:“真拳会怎么确定哪里有新的尸体的?他们不可能次次都赶在别人发现尸体之前吧?”

和马如此问道。

西田顺:“我不知道。反正他们就是能知道。也许是福祉科技的理疗仪里装有发信机?”

和马摇头:“有发信机早就被发现了。荒卷他们拆了不知道多少个这种理疗仪。”

“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在警方开始行动导致他们必须谨慎行事之前,他们总能抢在其他人发现冰箱里的尸体之前赶到现场。”

和马咋舌。

这又多了一个未解之谜啊。

不过既然西田顺不知道这个迷的谜底,那就先跳过,赶快问下一个问题。

“为什么福祉科技不对,为什么海森堡先生,要阻止我们去urb的练歌房?”

现在还不能确定海森堡就和福祉科技有关,所以和马中途换用了严谨的说法。

西田顺摇了摇头:“这个我也只有猜测,你愿意听一个以演技和说谎著称的敌人的猜测吗?”

和马:“我觉得你的演技和说谎技巧都很一般啊。”

一瞬间西田顺的表情变得非常微妙。

这家伙果然对演技这件事非常较真啊。

和马:“所以,说吧,我会自己去判断真伪。”

西田顺撇了撇嘴:“我认为,urb的练歌房,恐怕是海森堡的工厂,他在那里把鱼肝油涂成蓝色的药丸。”

“你给我等一下!”和马打断了西田顺的话,“你认真的吗?那真的是鱼肝油?”

“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我有支持这个猜测的证据,”西田顺说,“蓝色药丸是不能买回家的,全是现场买现场吃,我的星子吃了以后,我立刻和她接吻,结果一嘴鱼肝油那味道。”

和马嘴巴张成了o型,但他马上注意到一个问题:“等一下,你没吃过那药丸吗?”

“没有,他们不卖给我。”西田顺耸肩,“可能因为我一直没信他们那番宣传。但我曾经装作完全信了,结果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识破了我。”

和马舔了舔嘴唇,他有点明白了。

教也好,销也好,诈骗也罢,他们都会用很夸张无脑的宣传,来对潜在受众进行筛选。

其实这种手段也广泛运用在广告学里。

比如和马上辈子在b站看到一个非常烂的绘画班广告,连和马一个外行看了都知道那广告图画得烂极了。

但人家堂而皇之的在b站买了首页广告位,因为这个图能把有审美的人筛选掉,会去报班的就都是没啥审美能力又想学的人,比较好忽悠。

在审讯西田顺之前,和马一门心思的认为这次的事件肯定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参与,说不定还会有大章鱼来发糖,现在越审他就越觉得这就是个教,只是做得比较成功。

和马是没想到,之前的调侃居然是真的。

“所以,urb带领歌迷抓我,给他们撤走工坊赢得时间,其实主要是担心蓝色药丸是鱼肝油这件事败露?”

对和马的问题,西田顺耸了耸肩:“我只是猜测啊,说不定那真的是什么新型麻药,只是我接吻那天,星子刚好吃了鱼肝油。”

“她平时有吃鱼肝油的习惯吗?”和马又问。

“没有,但是人偶尔也会尝试下新事物嘛,不是说鱼肝油能美容吗?”西田顺两手一摊。

和马思考了几秒,又发现一个无法自洽的点:“如果蓝色药丸只是鱼肝油,那在那些自杀的人现场,找到的那些鬼画符怎么解释?”

所谓穿过窄门,可以是教洗脑的结果,但这些鬼画符总不能也是洗脑的结果吧,按理说那应该是写在五线谱本上的乐谱。

西田顺看着和马,沉默着。

和马:“你说话啊。”

“我不知道。”西田顺严肃的看着和马,他头顶的词条没有发光,所以他现在没有使用自己精湛的演技,“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和马:“总不能真的是音乐之神赐予的乐谱,凡人看不懂吧?”

西田顺摊手。

和马叹了口气。

搞清楚了不少问题,反而让没搞清楚的问题变得更加难以理解了。

和马想了想,又问了西田顺一些细节问题,最后,和马想问的基本问完了,于是他问了个可以让西田顺自由发挥的问题:“你有什么证据,能够直接给合川法隆定罪吗?”

西田顺的回答也很干脆:“有,他应该犯了重婚罪,但是我不确定你们请的律师能不能告赢柴生田久。毕竟他很小心的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和马第一反应是“日本也有重婚罪?”,第二反应是“我是不是应该跟这位合川法隆取下经?”

和马咋舌:“呃,就没有别的罪名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