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同病相怜(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小说更新最快!

“哥哥,侯老师看着挺随和的,可脾气是真不好。我去的时候,他正在骂人,把巡回都骂哭了。”楚知希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手术做不下来,脾气都大。”吴冕道,“压力大,人命关天,没有减压的方式。崩到一定程度,情绪就折了。”

“emm,没有过这种体验。”楚知希晃了晃头,笑眯眯的说道,“本来想术后怼他几句了,可他直接屁颠颠跑到巡回护士那面道歉,我觉得……还是算了。”

“嗯。”吴冕知道楚知希就算是再怎么不高兴也很少会怼人,她也就是说说。

“这做手术之前和做完手术之后比,翻脸真快。”楚知希道,“哥哥你说他平时也这样么?”

“你没见过术者骂人,那是我脾气好。”

“别闹,你脾气还好,我第一次跟你上手术你板着脸,摆出一副手术做不好就不让我毕业的样子。”

“有么?”

“有的!虽然现在知道你一直都是扑克脸,但那时候哪知道啊。你知道么,我一边做手术,心里面一边叨咕,千万别出错,千万别出错。结果,就出错了。”

“嗯,我用止血钳子敲你的时候已经是第三个错误。”

“有么?”

“第一个,执笔式下刀,手抖就不说了。你最后收刀的时候用力轻了,5m的切口,有1.32m才切到真皮层,最后还得补刀。”吴冕道。

“你当时没说我诶。”

“你知道我一向很温和的,很少发脾气。”吴冕道,“所以一直看你结扎阑尾动脉打了一个滑结,才用止血钳子抽你一下。”

“可疼了!”

“不疼你记不住。”吴冕冷着脸道,“结扎动脉打滑结,术后2小时左右就被阑尾动脉的压力冲开。观察及时还好,二进宫止血。观察不及时,早晨去一摸患者都凉了。”

“嘿嘿。”楚知希开着车,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拍打着,像是合着什么音乐的节奏。至于吴冕在说什么,她似乎并不是很在意。

这些错误都是过去式,作为国内神经外科、神经介入学科的青年才俊,回忆一下过去也就是了,犯不上内疚。

“压力大,很多人上了手术台就不是人喽。”吴冕闭着眼睛,轻声说道。

“我记得,梅奥的一个教授好像就是这样,叫……威尔的那个。”

“威尔·约翰逊,胸外科的教授,我们看过他做3台手术。长的身高和肩宽一样,像是个正方体。”吴冕道,“他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是紧张的时候才会情绪失控。威尔医生是站到术者的位置上就开始咆哮。”

“护士给他起个外号,叫饥饿的河马。”

吴冕微微摇了摇头,右手放在太阳穴上,好像说着说着已经睡着了。

“最后一次做手术,哥哥你用止血钳子敲了他整整一台手术,护士都特别开心。”楚知希笑道。

“欠打,当助手不好好当,真以为我脾气好?”

“哥哥,侯老师下台就知道赔礼道歉,你说是不是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了?”

“估计是。”吴冕道,“就像是潘家园肿瘤医院的崔斌似的,上台就不是人,脸板的跟别人都欠他钱一样。这种人多了去了,不用多想。”

“哥哥,你有没有发脾气的时候?”

“做手术,承担巨大的压力,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现有手术,都不会让我感受到有什么压力。”

“我就知道哥哥最厉害……”

“除非是站在助手的位置上,看术者犯一些愚蠢的错误。”

没等楚知希说完,吴冕又冷冷的说道。

“……”楚知希看了一眼吴冕,撅起嘴,“哥哥,我怎么觉得你在说我?”

“没。”吴冕道,“你的天赋还不错,加上小心谨慎,熟练之后就没犯过什么致命性的错误。手术么,唯手熟尔,做的多了就好了。”

“哥哥,我没看见你做多少手术啊。”

“我说的是普通人。”吴冕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普通人,要是自己也是普通人,那该有多好。

可能别人羡慕自己天赋异禀,往手术台前面一站就是天生的王者。可自己何尝不羡慕其他人不会记住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把自己弄的痛苦不堪。

正想着,一只温暖的小手轻轻拍打在吴冕的手背上。

楚知希没有说话,她只是安安静静的用动作来宽慰吴冕,稍稍缓解一丝内心的郁闷与烦躁。

车窗外灯火飞速向后退去,像是飞速流逝的时间。

除了吴冕,没人会记住车窗外所有画面、每一个细节、每一帧细微不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