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痛苦是最好的修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小说更新最快!

蓝山关的失守,可以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这座千年雄关在建成之后虽然也曾被人攻克过,但那是强大的萨克森人,野蛮的威京人,还有骄横一时的北瑞纳人。

可是卢森人算什么东西?

一个在各方势力之间靠着抱大腿摇摆求存的小小公国,上百年来从没有向外扩张一寸土地的标准弱鸡,现在却突然爆发小白兔变大灰狼了?

但是在蓝山关前线的洛林战士们,却感觉自己是真的遇到了一群饿狼。

“停下!”

“戒备!”

一支仓皇奔逃的骑士小队在接近一处谷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紧张的摆出了防御阵型。

又细又密的春雨迷雾一般笼罩着这片山林,又湿又冷的潮气裹在骑士们的身上,让他们不停的打着哆嗦,身上的金属盔甲也随之发出了“叮叮当当”的颤音。

“大家不要恐惧,他只有一个人,只要我们不畏死的堆上去,那死的一定是他,但是如果我们怕了,那么死的一定会是我们!”

黄胡子的肯尼斯.谢瓦利埃握持大剑站在防御阵型的中心位置,安慰着周围这些快要被恐惧压垮的战士。

他是第八位阶的“队长”,也是在场实力最强的超凡战士,这个时候必须要做出主心骨的样子,如果他垮了,那么接下来就是一场令人绝望的被屠杀。

“妮莉,你能找到他的位置吗?”肯尼斯.谢瓦利埃问向他身边的少女。

少女一身轻便的锁甲,栗色头发扎成了利落的马尾,手持一把黑色的黑色长弓,脚下蹲着一只油光毛亮的猎犬,猎犬的眼中有着不属于犬类的智慧光芒。

名叫妮莉的少女是个刚刚觉醒的猎人,这一路上已经凭借着感知天赋躲过了好几次危险,要不然这支小队根本逃不到这里。

“我只能确定他就在前面,但是找不到他的位置,我的狗已经畏缩了,不敢上去寻找。”

肯尼斯叹了口气,对着周围吩咐道:“大家分成两批,一批休息一批警戒,我们已经远离了蓝山关,敌人也已经受了伤,拖延下去对我们有利。”

累坏了的骑士们立刻分成了两组,休息的一组不顾地上的泥水纷纷坐倒,拿出自己的干粮互相匀了一下,补充恢复体力。

“我确实是受了伤,但是在我倒下之前,你们一定会死!”

干涩的声音忽然响起,把刚刚坐倒在地的战士们惊的跳了起来。

一个身穿黑色教士袍的修士从迷雾笼罩的山林之中出现,幽灵一般的飘了过来。

他身上的教士袍很破旧,缀着好几个补丁,用一根破旧的麻绳扎在腰间以免漏风。

他的脚上没有鞋子,赤脚走在雨水泥泞的地上沾满了泥水污垢。

他的脸色很差,蜡黄色形如枯槁,摇摇晃晃的好似随时都会跌倒一样。

但是肯尼斯、妮莉和周围的战士们却都知道这些只是表象,他那枯木一般的身体内不知道藏了多少疯狂的力量。

就在昨夜,这个苦修士模样的人冲入了蓝山关,突破了几十位重装步兵的围堵,用几乎自残的方式杀死了桑格雷德子爵,导致了蓝山关的失守。

超凡者虽然强横,但却不是无敌的,几十名全身重甲的步兵舍身往死的堆上去以命换伤,就是中位阶的超凡者都不可能在正面硬刚之下保证不死。

但是这个苦修士就那么做了,他身上多一道伤口,谢瓦利埃家族的重装甲士就倒下几个,最后他身上不知道多了多少伤口,依然毫无所觉的拼杀,几十名重装士兵死伤过半后直接崩溃了。

现在肯尼斯身边还有二十几名骑士,如果堆上去的话是有可能跟苦修士同归于尽的,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在堆死敌人之前自己先崩溃掉。

肯尼斯握紧了手中的大剑,声色俱厉的喝道:“教会不插手世俗贵族之间的战争,你是哪个教会的修士,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教会是不插手贵族间的争斗,但我就是贵族,我跟你们谢瓦利埃家族之间有仇怨,我正在用贵族的方式解决这一切,不死不休!”

“”

肯尼斯和身边的妮莉对望了一眼,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