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9章:川军团:白和红的合作(第一下)(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小说更新最快!

要麻将传达的话传达到了夏天跟前。

夏天却愣了。

川军团做好脱离战斗准备?

难道不是全员做好脱离战斗的准备?

就在夏天愣神之际,川军团所属的十余人火力大增,正在进攻的鬼子面对骤增的火力,不得不结束这次注定无果的攻击,夏天旁边的小书虫和顺水看到鬼子退走,露出了发自内心喜悦。

“鬼子又退走了,夏大哥,和你一起打鬼子总是这么过瘾!”顺水开心的朝夏天说。

夏天却皱起眉头,顺水和小书虫没有接到准备撤离的命令,而己方突然火力暴增,所有隐匿的火力一齐出手了这是很明显就是撤退的前奏。

果然,他还没来得及问顺水和小书虫呢,就听到撤退的命令。

“快走!”

“不!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以上,均属于夏天脑海中莫名跳出来的对话,但实际情况却是:

在他听到撤退的命令后,毫不迟疑的转身就撤。

小书虫一脸纳闷的看着夏天突然撤走的背影,奇怪的问顺水:“顺水哥,他怎么走了?”

顺水像是想到了什么,但并没有说出自己想到的可能,而是说:“准备战斗。”

夏天用最快的速度奔到了龙文章跟前,这时候其他人正在陆续的向后靠拢,可游击队的众人和夏天想象的一样,依然雷打不动的藏身在自己的阵地中已经很明显了,断后的任务落在了游击队身上。

这种情况夏天很理解,对龙文章来说,川军团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的兄弟袍泽,而游击队的众人,只不过是和他站在一起对战鬼子的“战士”,他敬佩这些在敌后和鬼子周旋的人,但如果让他做出选择,他肯定毫不犹豫的选择川军团!

所以夏天没有傻乎乎的指责龙文章不够意思之类的废话,而是简单、直接、不假思索的朝龙文章说:

“我留下,和他们一起撤。”

龙文章看了夏天一眼,目光中没有诧异,只是说:“你知道结果的。”

“他们……”夏天贴近龙文章,低声说:“他们算我的学生。”

龙文章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这些游击队的人在战斗的时候,他能看出夏天的影子,因此心里早有怀疑,此刻夏天的话证实了他自己的猜测,而面对夏天的“通告”,他只能强忍着憋火,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谢谢。”

听到夏天的致谢,龙文章反倒是伤心欲绝,夏天求他留下、骂他留下他都不会有这种悲伤,可这声谢谢,却像是一柄尖刀一样,捅进了他的心窝这是生分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的话?

“快撤!”龙文章转身,朝汇聚的部下们大喊,部下们急匆匆的踏上了撤退的路途,唯有夏天,留在了原地。

丧啦最后一个撤离,他看到还呆在原地的夏天,奇怪的问:“赚啦,你发什么愣?快撤!”

“你快滚。”夏天笑着说:“我马上到。”

丧啦不疑有他,跟上了前面急匆匆撤离的队伍,而夏天则折身,再次冲进了之前的阵地。

“咦?你怎么没走?”三根叔看到夏天后,奇怪的询问,

夏天笑道:“这么盼我走啊?”

三根叔遥看了眼已经撤出了百余米的川军团队伍,凝声问:“你……你为什么留下?”

“怕你们犯傻。”夏天不想煽情,嘀咕一声后就往前扑,游击队员们诧异的看着去而复返的夏天从他们面前经过,一个个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唯有世航大师,轻吟一声佛号,目光中满是柔和。

小书虫正在心里怨报其实他知道自己没理由怨报夏天,但经过顺水之前讲述的种种,夏天在他的心里异常的高大,而突然冷漠的离开,让小书虫心里塑造的“夏天”,彻底的崩塌了。

“你别怪夏大哥,”顺水看出了小书虫的怨愤,轻声说:“他们能留下来帮助我们掩护和顺的老乡们撤离,已经不错了,现在走了也没有对不起我们。”

小书虫愤愤的说:“可他们是国军啊!”

“嗯?”顺水不理解小书虫的愤愤。

“我们是游击队,我们能掩护百姓撤离,他们是国军,为什么需要我们求着他们帮忙?我们能做到的,他们为什么做不到?”小书虫愤慨的发问,顺水哑然,半晌才说:“他们……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他说不出来。

“因为他们不是老百姓的队伍。”夏天的声音突然传来,小书虫和顺水惊回头,却看到夏天歪着头在笑看两人,顺水惊喜的叫出声来。

夏天跳进掩体,笑着说:“这就是国军和你们不一样的地方,在对外之战中,国军中的很多人,无愧民族脊梁的称呼,但他们啊,就没有像你们一样的信仰,”他想到了多年以后,遂更坚定的说:“以后他们也不会有。”

才入游击队的小书虫根本不懂夏天说的意思,老游击队员顺水也一样迷茫,但他们迟早会懂的。

“好了,别说话了,注意防炮!鬼子的三板斧又要开始了。”夏天收起了嬉笑,鬼子刚才的攻击被打退了,但对鬼子来说,阻击阵地上的隐藏火力也全都暴露了,该是他们用迫击炮一个个敲的时候了而下一次进攻,必然是全军压上的决定性进攻。

果然,炮弹的尖啸声在顷刻后就响了起来,一枚枚炮弹砸落在了阵地上,掀起了一团团的烟尘、炸出了一圈圈的热浪。

所有人都紧紧额趴在掩体内,被动接受着炮弹的洗礼。

孟烦了总结的日军战术:炮兵轰完步兵冲、步兵冲不下了炮兵轰日军这一次也是这般套路,野炮的咆哮结束没多久,拉着修长散兵线的步兵,就开始了冲锋。

尽管是老套的战术,但鬼子犀利的枪法、准的要命的掷弹筒,还是让只有轻火力的游击队吃不消,稀疏的反击让鬼子瞬间意识到阻击阵地已经成了空城,于是他们攻的更凶了。

阻击阵地迎来了艰苦作战的时候,川军团侦查队却不得不停止前进。

而孟父和孟母,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儿子咆哮的画面。

孟烦了在咆哮他是最先发现夏天不见的人,排头兵变成了要麻,断后的是丧啦,夏天呢?

他咆哮起来:“夏天呢?夏天呢?”

撤离的队伍因此止步,迷龙问:“夏天那瘪犊子死哪去了?兽医,他没钻进你那吧?”

“没,我这就三个伤兵。”兽医的回答让迷龙松了口气,但随即他也大声吼起来:“人呢?人特么死哪去了?”

龙文章没有吭气,丧啦却喊:“他在后面没跟上来!”

“丧门星你个瘪犊子玩意,你他妈早说啊!他没跟上来你哑巴了吗?”迷龙大骂起来,孟烦了也凶悍的吼:“你会不会断后?”

“够了!”龙文章怒道:“他自个留那陪他们断后!行了吧?满意了吧?走啊!”

却没有人动弹。

龙文章大骂:“他不要你们了!没听懂吗?他不要你们了!”

“赚啦只是……只是留在那帮人家打鬼子。”豆饼微弱的声音传出,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忍不住躲到了迷龙的身后,迷龙冷哼的将豆饼护住,随即说:“那孙子还欠我东西呢,老子要去找他!”

龙文章怒视迷龙:“找死吗?你去找死吗?”

“难道就让那瘪犊子玩意死在那?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那?然后我们装模作样的掉几滴马尿?”迷龙大声嚷了起来,孟烦了站了出来,说:

“我和迷龙去接应他,那小子命硬,死不了的,我们把他抬回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