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5章 他的爱一直很沉默(10)(1 / 1)

“可是丁健一时害怕,没敢动手。萧沐南骂他是懦夫,之后萧沐南却给了丁健一个做结扎手术的报告,堵住了他的嘴巴。让他无法再报复叶妃妃和萧祁修。其后,萧沐南离开。丁健心里却不平衡,被人强制不能生育,可结扎手术到底还是不一样的,那种屈辱感,让他受不了。丁健看着掉在地上的水果刀,最后拿起来,自己捅到了自己的身上,想要嫁祸给萧沐南!而就在这时,萧祁修赶到,慌乱之下发现丁健已经死了,只好逃走。”

被告律师说到这里,扭头看向审判长,“情况就是这样的。”

原告律师冷笑,“很好,你编造了这么好的一个理由,一个故事,还真是滴水不漏,可是证据呢?没有证据一切都是你的推测!”

他看向审判长,“这个案件实在是太恶劣了!先是萧沐南承认是他杀人,可是其后萧祁修出头,说是他杀人,现在又绕了回来,我看这是他们的阴谋!”

审判长皱起了眉头,“被告律师,请问你有什么证据?”

被告律师叹了口气,“当然有证据证明萧沐南没有杀人,当时他开得跑车上有行车录像,刚好两个人站立的位置,是录像带以内的。”

被告律师开口道:“萧沐南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死丁健,所以一切都做了准备,录像我已经带过来了,可以当场播放给大家。”

审判长点头,被告律师上前,给大家播放录像。

因为天太黑,所以基本上看不清楚,可是说的话却的确是像被告律师解释的那样。

以此可以洗脱了萧沐南的嫌疑。

原告律师冷笑,“这只能证明是萧沐南没有杀人,怎么能证明萧祁修杀人?!”

被告律师开口看向审判长,“原本我是打算提取丁健的车子录像的,可是却发现,那行车记录仪被人拿走了,实在是没办法了,我只好做了现场还远,我找了目前中国长跑的运动员做了一个实验。他跑完这十公里,也就是二千米以后,只能站在原地做深呼吸,杀了人,然后再回到路口处去等车,根本就不可能!况且那条小路因为是小路,有几个小山坡,更加影响人的体能,只是让时间缩短了一些,可是跑到了以后,更加疲惫,萧祁修根本就没有力气再去杀人!而且杀人现场,丁健并没有挣扎的痕迹,难道说,丁健被萧祁修杀死的时候,都没有挣扎吗?尸检结果也没有表明,丁健吃了安眠药迷-幻-药之类的药物,所以丁健死之前,是非常清醒的!以上证据可以证明,萧祁修没有杀人!丁健是自杀的!”

一句话落下,原告律师已经哑口无言!

审判长也已经愣住了,万万没有想到今天只是判定萧祁修要怎么判刑的,到了最后,却又来一个无罪释放。

可是现在,萧祁修翻了自己的口供,除非被告方或者检察院提供出新的证据,否则,萧祁修今天就是会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