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九百五十一章 绝处逢生(2 / 2)

因为,那是舞绝城的声音。

既然舞绝城来了,那就等于没事了。

他毕竟用自己的才智,在最后时刻,拖延、争取到了最后的关键时间。用一句话,用第五惆怅的名字的惆怅的惆怅,引起了法尊的感慨,拖延了那么一点点的时间。

若是没有这一句话,法尊上来就动手,那么,就算是舞绝城来了,也不能起死回生!

但……始终是赶上了!

法尊缓缓转身,面对着后来的那个人。

这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复杂的意味。

不同时代的两名九劫之一,再会!

舞绝城白衣飘飘,丰神俊朗,现在的他,完全恢复了四万年前的装扮和面貌。他就站在法尊身后不远。

而在法尊身前七八丈,就是重伤的楚阳。

楚阳身后不远,就是谈昙古一鼓等人。

距离真的很近,法尊只需要一抬手,就有把握能将楚阳等人全部灭杀!

但是他不敢,真的不敢,此时此刻的他,不敢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妄动。

因为在他的身后,舞绝城已经牢牢地锁定了他。

此外,法尊还能清晰的感觉到,此刻的舞绝城,已经将他的所有修为都已经提了起来,几乎是将毕生修为尽都凝聚至一击之间,这是一种近乎拼命的架势!

若是法尊出手,舞绝城也会出手;法尊自信自己有十足把握可以能够灭杀楚阳等所有人,但与此同时,舞绝城的那一击,即便不能致其死命,也能将他重创!

而且那只是一个开始。

距离这么近,若是自己身负重创,舞绝城绝对不会留给自己任何逃生的机会!

唯一的结果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不会再有第二条路了!

所以,法尊不敢动,不敢有任何一点动作,任何一点动作都可能引爆舞绝城的出手。

灭杀九劫剑主当然重要,固然快意,但代价若是搭上自己一条命……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相对的,舞绝城同样不敢稍动!

他现在无疑占据了绝对有利地势,有利位置,只要一出手,绝对可以重创法尊!但他也不敢动作;因为他没有自信可以一举灭杀法尊,一旦法尊重创,狗急跳墙之下,必然会倾尽余力,全力施为,那么前方的楚阳等人就死定了,舞绝城既来不及阻拦,甚至也未必阻拦得了。

双方各有顾忌,陷入了一种微妙且危险的平衡之中。

所以之前法尊转身,舞绝城分明可以趁势进攻,强占上风,却非但没有乘势进攻,反而退了一步,让他从容的转过身来。

法尊微微一笑:“不意舞兄心中竟有这么大的顾忌?本座还以为这一阵本座输定了呢?看来老天今天可是非常之眷顾本座啊!”

舞绝城淡淡道:“你心中若无顾忌,何不出手一试?一试之下岂非更可验证老天是否眷顾于你?!”

法尊微笑:“身后有舞兄,如芒刺在背,那敢尝试什么?”

舞绝城沉着脸,说道:“既然不敢尝试,那就回答我的问题,既然当年事重来一遍,你能与兄弟们同生共死,为何现在就不能?”

“难道说,时过境迁,兄弟就不再是兄弟了么?”舞绝城的眉梢眼角,尽是怒火。

看来,对法尊这一句有些亵渎兄弟情义的话,舞绝城是绝对的听不顺耳了。在这等微妙的当口,居然兴师问罪,非要问个清楚明白。

因为,这句话触动了舞绝城心中最神圣的地方!

这也就是楚阳已经晕了,若是楚阳还没晕,听到舞绝城在这种时候居然还犯了世家子弟的那种毛病……没准楚御座就能当场再次气晕过去,为什么要用“再”呢……

法尊淡淡笑道:“舞兄此来,之前所受的伤势可痊愈了么?小弟当日为求脱身,迫于无奈,利用舞兄,每每午夜梦回,都后悔不已,没想到,直到今日,才有机会向舞兄致意。”

舞绝城大怒道:“不要转移话题,说那些没用的!今日,我只要听你一个解释!你有误会,你很委屈,你怨恨你的大哥,这我都可以理解。但是,当年的其他兄弟又怎么得罪你了?你怎么下得了手!”

法尊脸色逐渐的冷了起来,道:“当年的兄弟……那是我当年的兄弟,不是你的!你没资格提他们!”

“呸!”舞绝城吐了口唾沫:“你的兄弟?你还真好意思提!真正没资格的是你!”

另一边,小丫头楚乐儿已经心急如焚的奔了过去,先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以前楚阳送给自己的九重丹,给楚阳喂了进去,然后就立即盘膝坐下,运功帮楚阳发散药力,以期尽快恢复。

对于楚乐儿做的这一切,法尊与舞绝城都看在眼里;舞绝城自然是并不理会的,而法尊也是置之不理。

恍如未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分享推荐一下,谢谢!分享越多,更新越快^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