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终到冥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m.37zw.cc  我的神话世界更新最快!

漫漫长途,车轴转动咔咔作响,车轮碾碎了地上的小石快,却碾不碎少女心中的寂寞。

轻轻掀开窗帘,只见外界一片黑暗,阴冷寒气越发厚重,这代表着她们已经越来越接近旅途的目的地,爱丽丝的眉间还是带有消散不了的一抹忧愁。

另一侧的薇薇安倒是一如既往的兴高采烈,不过瑶瑶姐也预料到什么,脸上笑容也消散了不少。

受此影响,一个人自乐的薇薇安也凝固了笑容,似乎预料到了什么,最近一个劲凑上前,向前方赶车的青年撒娇,搞得驾车人喃喃道:

“多大的姑娘了,还和小时候一样撒娇。”

话虽如此,他还是带着笑容像小时候般揉了揉少女的璀璨金发。直接把薇薇安端庄发型揉成鸟窝,少女还是像小时候张牙舞爪的反抗。

不知为何,爱丽丝看着这幅嬉笑场面,脸色复杂,异色瞳孔闪过万千思绪,最后嘴角微微翘起,万千思绪尽在一笑之中。

呜呜

此时马车已经出界,越来越接近黑暗深沉的世界树底层,脚下土地都变得越发黑红,似乎是魔兽、人的血肉所染黑的一般,空中时不时传出一道道鬼哭狼嚎。

日下遥眉心深处的神魂不安跃动,双眸闪过精光,一道道意识模糊的残魂在天地间穿梭,时不时还贴近这辆马车。

健壮骏马天不怕地不怕,之前趾高气扬,总觉得自己也算见识过不少大事,还正面与希尔世界最强者对峙过。

然而此时随着一道道夹带怨灵碎片的寒风吹过,这匹不同寻常的棕红大马竟然感到毛骨悚然,脚步都不自觉漫了下来。

车厢内,薇薇安也感到阴寒气息越来越重,她忍不住收紧衣袖。

“咦?”

突然日下遥奇怪的开口,只见对面的爱丽丝姿态安详,一道道意识模糊的怨灵竟然亲切而又敬畏的围着她不断飞舞,本能的似乎想要接近,最后却又畏惧的只能在外围飞舞。

好似受到怨灵激发,爱丽丝左脸的狰狞伤疤犹如活过来一般,散发出一缕缕令人颤畏的恐怖黑暗气息。

而右脸却是洁白如玉,比之真正女神还要美丽白皙,散发着圣洁光明的神圣气息,完全迥然不同的气质却在她的身上完美融合,令一只只漫天飞舞的残灵想接近却又敬畏害怕。

“驾”

似乎是嫌弃骏马速度太慢了,前方赶车人快马加鞭,驱赶这匹不老实的骏马,毕竟这么多肉不是白长的不。

日下遥好奇的把目光投向前,只见外界残灵飞舞,把这条大道化为幽冥死亡之路,有形无质的幽灵们随意穿梭于万物,不把山石、马车放在眼里。

而面对前方神秘的赶车人,一只只迷糊的幽灵好似遇到同类,竟然都乖乖的围在他身上旋转。

“恢儿!”

骏马仗着主人给的熊心豹子胆,四蹄用力,肆意的在这条幽冥大道上驰骋,似乎是自暴自弃了,也不怕惊扰到强大嗜杀的强大怨灵,马车在寂静的黑暗世界发生喳喳之声,飞速驰骋着。

咔嚓

日下遥开始拍照留念了,毕竟冥界之旅,这一段路,目前论坛上没有任何图像资料,如果她真的遭遇不测,留下的资料也能为后来者引路。

论坛上,瑶瑶把这一路的幽冥景象的照片不断上传,随着周围场景越来越深沉,众人尽皆知道她马上就要到了!

此时不仅仅是广大吃瓜群众,亦有一位位玩家大佬纷纷现身,为瑶瑶鼓起。

许久未现身,一直在闷头读着古老神话书籍的黑暗萝莉出现了,“瑶瑶隔空接受吧,这是我修炼千年的凤凰真火!具有净化死灵,浴火重生的奇效!凤凰喷火p”

接受家里安排的专家日夜洗脑的龙少也不甘示弱:“看我四海之力!滋滋,龙王喷水表情包。”

一代天骄、奥比也纷纷出现:“冥界危险,还是要多加小心,事不可为,可以先走为妙。”

这一次日下遥拍摄的照片都是希尔世界的绝密资料,毕竟界关本就把守严密,再说了谁又会去死亡冥界找死呢?

也有网友看着瑶瑶直播发的图片总感觉怪怪的,“怎么感觉和流行过的直播鬼屋这么像?不过这是直播死亡世界,说实话我们也挺好奇从未现世的冥界究竟是何等样子。”

论坛的火热气氛与瑶瑶在希尔世界的恐怖黑暗完全迥异,倒是让忐忑不安的她无形中安心了许多,毕竟在地球上还有这么多人支持着她,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且不提火热的论坛,希尔大世界,一路鬼哭神嚎,万灵乱舞,终于马车到达此行的目的地。

一路上亡命奔驰的骏马骤然停住,马车亦渐渐平稳下来,车厢内的三人好奇探出头。

瞬间,双眼眸子缩紧,外界已经完全化为了幽灵鬼域,成千上万的死亡灵魂沿着冥冥中世界树树枝的牵引,形成千军万马的幽冥鬼海往前方黑暗世界前进。

正前方的恰是被称为生物禁忌的黑暗冥界,一眼望去,连细微的寒光都已被它吞噬。

法则、光明、生机皆埋葬在黑暗之中,在这里根本看不清黑暗冥界中隐藏着什么,单单是看外界这前仆后继的幽灵大军,就能猜想其中究竟该有多少死灵!

“看,这应该是中庭发生的又一次大战。”薇薇安突然伸出手指指向了上空飘来的幽灵大军。

日下遥和爱丽丝抬头看去,无边无际的幽灵流中,有一批上万的灵魂都有着相同气息,领头的更是凭借本能,用幽冥黑暗之力凝聚出遮挡身躯的将军战甲。

“哎,永不停息的战争让多少无辜生物葬身冥界?”

爱丽丝叹了一口气,这一次她的眼眸不在犹豫,而是确定了某种决意。

“走吧。”

前方的姜平扫了眼连绵不绝的幽灵大海,向她们提醒道,爱丽丝嘴角翘起,郑重的看了叔叔一眼,含笑的点点头。

随着姜平的催促,凭借自觉,薇薇安心中一落,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眼见爱丽丝提起衣摆准备继续上车,薇薇安抿着嘴,觉得再不说就迟了,她终于开口:

“大叔,这一次就是旅途的终点?我们也要分别了吗。”

“哎”

听闻此言,日下遥叹了一口气,却也没有开口解释,还是让罗尔开口更合适。

青年还是一如既往挂着嘴角的一抹笑意,他轻轻拿下头上草帽,把它戴在了面容忐忑不解的薇薇安头上。

望着如今已经亭亭玉立的少女,姜平感到时光荏苒,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到了能与自己并列的身高。

“天底下哪有不散的宴会,再遥远的旅途也终有到达目的地的一天。”

薇薇安眼中闪过一缕伤心,她抬起白皙双手本能的抓紧草帽帽檐,薇薇安想起小时候父亲举办的奢华宴会,那时候自己和很多同龄的小朋友玩得很开心。

但总是在游戏最精彩之时,随着歌声的停止,音乐的结束,一位位父母牵着自家孩子开始陆续坐在马车上离开,自己只能怔怔的呆在大厅门口目送他们的离去。

离别总是惆怅,尤其是热闹喧嚣之后的寂静更是让人寂寞。

眼见薇薇安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姜平轻轻一笑:

“但这并不是结束,这趟漫长的旅途结束了,却是人生一场新的旅程,所以并不需要哀伤,你只要放开心灵,迎接新一场挑战就行。”

话虽如此,薇薇安美丽的金色眼眸中仍是泪光闪闪,她微微一笑,尽管早已想到有这么一天。

但真正到来时,薇薇安却觉得自己还没做好十足的准备,毕竟自己和这位大叔可是待了十年,也与爱丽丝一起从小玩到大。

无论两人将来如何,至少曾经的岁月却永恒存在,一股复杂之情在她心中萦绕。

“薇薇安上车吧。”

马车上爱丽丝探出上半身,面带笑容的和薇薇安说道,薇薇安用手擦拭了眼角残留的泪迹,点了点头,踮起脚尖上车。

“驾”

这一次,骏马脚下浮现出九彩光路,骏马如得神助,毫无畏惧的抬蹄走去,前方就算是黑暗哪又如何?

黑暗宁静的世界,一道绽放九彩光晕的光路出现,照耀了前方黑暗不明,指明了方向,一位位意识模糊的幽灵还好奇的凑上前,似乎觉得这个光明似曾相识。

但多数幽灵们在死亡后都是迷迷糊糊,不清楚前世今生,只有实力强大的才能略微保持清醒,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世界规则所限,亦会不断下跌,最后彻底迷失自我,归入世界树最底层的冥界。

九彩光辉铸就的天路上骏马驰骋,马车缓缓前进,在它周围一只只幽灵相随乱舞,终于随着光路抵达世界最深沉的黑暗,一切发生了变化。

常人肉眼根本不能辨别的冥界表面泛起涟涟,九彩光路摇摇晃晃,似乎随时可能被吞噬,马车内的日下遥心中一紧,赶紧多拍了几张照片。

幸好最后有惊无险,骏马蹄子都要虚了的时候,九彩光路终于蔓延向从未向世人张开大门的神秘冥界。

达达,冥冥中有股神力涌入骏马身躯,骏马迈动四足缓缓进入神秘冥界

黑暗的冥界拒绝一切生灵,这是它的根本规则,然而此时绝不可能出现的一幕出现了。

黑暗之中,一缕光辉的曙光格外耀眼,仔细看去却发现还是散发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九彩颜色。

在九彩光辉的包围下,一辆马车缓缓驶来,望着周围黑漆一片,还有时不时传出的鬼哭神嚎的声音,平复了心情的薇薇安好奇的开口:

“叔叔,我们周围太黑了,你能不能照亮四周,我想看下从未在世间记录过的黑暗冥界究竟是什么模样。”

也许她们一行人是第一次进入进入冥界的人类,不是也许,是肯定!之前都是死者亡灵才能进入!

又是久违响指声,前方驾车人轻轻开口:“亮”

刹那间,如有一盏明灯悬在车盖上,一缕缕光明以马车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薇薇安、日下遥皆好奇的探出身,想看看神秘冥界究竟是何等模样。

“啊啊啊!!!”

不料一掀开窗帘,就是一阵鬼叫声,简直比外界的鬼哭还要惊悚可怕!

“恢儿!!!”

前方拉着马车的骏马受惊,一声惊叫,迈起四足就是狂奔,姜平好一阵用力收紧缰绳才堪堪止住暴走的骏马。

马儿本来进入死亡冥界就精神紧张,被这一惊叫吓到,自然受惊暴走。

“怎么了?”

爱丽丝好奇的掀开一角窗帘,一打开终于知道薇薇安刚才的尖叫是怎么回事,只见被照亮的四周,一只只可怕狰狞的魔兽正包围着她们。

它们的庞大身躯血淋淋,仿佛永远不会消散,绝大部分还缺胳膊少腿,纷纷张开血腥大口,一滴滴垂涎的口水滴落而下。

刚才薇薇安打开窗帘一看,迎接她的恰是一个血淋漓的血腥大口,她甚至觉得能闻到血口中散发的腥臭之气!

“呼呼,吓我一跳。”

薇薇安脸色煞白的跌坐在车厢内,历经这么久,游历三界,大场面她也见得多了,但这一次太过突然,本能的发出尖叫。

此时九彩光路之外,无数死亡的怨灵泛着嗜血双眸紧紧盯着突入冥界的外来者,尽管脑袋不灵光,却也本能的渴望血肉。

它们纷纷张口血淋漓的大口,然而温暖的九彩光辉却让他们并不能真正的接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