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四十六章 刺客的路走错了【第二更】(2 / 2)

“好,我告诉你”郭永仁认真的说道,维克多认真的听着。

“刺客第三次涅槃后的职能必须发生改变,那就是必须将知道教会宝藏信息的人都清理掉,相关资料也必须清理掉,这就是第三次涅槃的意义”郭永仁直接说道,维克多听着。

“但是,第三次涅槃的时候,刺客分裂了,当时第二任领头人想要改变这个决定,想要让刺客从暗处走到明处,想要光明正大的行走在阳光下,你应该知道,刺客关于第二任,第三任,第四任的领头人记录是最少的”郭永仁淡淡的说道,维克多点了点头。

维克多作为领头人,看过刺客的卷宗,这三任领头人的记载可谓是最模糊的,不像其他的领头人那样,有着清晰的记载。

“先知,将他们带到了宝藏的埋藏地点,然后,先知没有进入,回来了,留下了那一记暗手,同时从第五任领头人开始,教会知道宝藏消息的人员,都开始陆陆续续的死亡,这是在彻底的清除宝藏痕迹”郭永仁直接说道。

“想要最大限度的清除这个痕迹,刺客也必须消失,只有这样,这件事才会真正的淹没于历史,达到谁都不知道的程度,现在你明白了吧”郭永仁直接说道,维克多一脸不敢相信,不过,维克多知道,郭永仁没必要骗他。

维克多脸上的表情几经转换,“哇”的一声,直接吐出来一口血,郭永仁立刻扶住了他,两人到一旁的椅子那里做了下来,郭永仁对着远处的人做了一个拿水来的动作,远处的保镖离开了。

维克多闭着眼睛,郭永仁在旁边看着,保镖拿着两瓶水走了过来,递给了郭永仁,郭永仁摆摆手,让保镖离开了,好半天的时间,维克多才睁开了眼睛。

双眼盯着郭永仁,“我相信你说的,因为刺客的卷宗里面关于那几任领头人的记载是模糊的,另外,后面接连三任领头人都跟教会厮杀的很厉害,而且动不动的就放火,以前我不理解这点事,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他们这是在斩断线索,斩断教会关于宝藏的线索,我现在就一个问题,宝藏里面有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埋藏封闭起来”维克多看着郭永仁说道,郭永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低声的在维克多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维克多的脸上直接变白了,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声气不吭了,郭永仁将水瓶递了过去,维克多下意识的接了过去,一句话都没有说。

“现在,你已经知道前因后果了,刺客是不是真的归于历史,你自己做决定吧”郭永仁平静的说道,拍了拍维克多的肩膀,离开了,一个人朝远处走去,维克多继续的呆坐着。

这一次叫巴克跟维克多过来,郭永仁就打算解决维克多的事情,尤其是维克多的领头人令牌,这个关系太大了,必须拿到手才放心,宝藏里面有保护伞下一步急需的东西,郭永仁必须要让维克多交出来领头人令牌。

郭永仁回到了客厅,在客厅喝着茶水,这件事必须让维克多自己想清楚才行,维克多跟着自己以来,可以说没有违背过自己的命令,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郭永仁也不想跟维克多走到翻脸的地步,在一个,郭永仁心里对维克多有着一份怜惜。

不错,就是怜惜,刺客到了他当领头人的时候,各种问题是一起爆发,最后又是因为自己的命令归于历史,但是,动手的是维克多,虽然不忍,但是,还是执行了郭永仁的命令。

这一份痛苦,郭永仁的理解的,生于刺客,长于刺客,最后又亲手毁灭了刺客,这里面的痛苦可想而知,所以,郭永仁对维克多多了一份怜惜。

一个小时左右,维克多来到了客厅,在郭永仁的面前坐下来,双眼看着郭永仁,“为什么你现在才跟我说这些”维克多询问道,郭永仁长长的叹息一声。

“领头人的令牌,是打开宝藏的钥匙”郭永仁直接说道,一点都没有隐瞒,维克多就是一愣,不解的看着郭永仁。

“怎么可能,这是刺客领头人的令牌,怎么可能是打开教会宝藏的钥匙”维克多一脸震惊的看着郭永仁。

“你对先知了解多少”郭永仁看着维克多说道,维克多思考了一阵,摇了摇头,先知一脉是最神秘的一股,谁都不清楚先知一脉的情况。

“维克多,去研究一下教会的发展史,中世纪之前,欧洲教会可是有一支称之为先知的分支的,地位崇高,你应该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但是,这一支在中世纪的时候消失了,很奇妙,你可以自己调查一下”郭永仁直接说道,维克多彻底的愣住了,这怎么可能。

“维克多,好好的想想吧,在伦敦休息几天,在我的眼里,你比令牌重要,明白吗”郭永仁直接说道,维克多点了点头。

     PS:黑_料_不_打_烊网址:heiliao.se 全网一手最新网_红_黑_料每天更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