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金奖(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m.37zw.cc  都市圣骑录更新最快!

方寒笑道:“有子万事足,她是最幸福的时候,孩子还小,不会折腾人,长大就没那么悠闲了。◇↓”

沈晓欣笑道:“孩子越大越操心,有他们受的,你要回去了?”

“我打算在这边多呆一阵,静下心研究。”方寒皱起眉头说道。

他进展很慢,数学研究还是需要灵感的,他不仅在现实研究,在梦中的世界也一直在忙着搞研究。

可惜没自己想象那么容易,科尔萨教授指点的课题没什么进展,他觉得需要新的方向,正在慢慢摸索。

沈晓欣道:“你能呆得住?”

“为什么呆不住?”方寒笑道。

沈晓欣撇撇红唇道:“罗亚男她们会习惯?我看你还是早早回去吧!”

方寒歪头看她。

沈晓欣道:“我可不是吃醋!”

方寒道:“她们都挺独立的,对了,娜娜交男朋友了吧?”

“没呢。”沈晓欣摇摇头:“我也不想她交国外的男朋友,先好好学习,毕业了再谈恋爱也不迟。”

“你想娜娜回国?”方寒问。

沈晓欣点点头:“当然,我们的根毕竟还是国内,在国外呆着总有一种孤独感,你没有?哦对了,你一直在美女相伴,乐不思蜀呢。”

方寒笑道:“我也有这种感觉,你想回来就回来吧,现在你也功成名就了,你大哥的官越做越大。”

“他?”沈晓欣道:“你是帮他介绍关系了吧?”

方寒道:“跟你说了?”

沈晓欣哼道:“他说你的关系很高端,介绍了市委秘书给他,算是给他添了一把火,有可能做区委书记。”

方寒道:“不是外人,能帮就帮呗。”

“我看官做得越大,他越不快活。”沈晓欣摇摇头道:“自从做上区长。明显变老。”

“做了区委书记会好一些。”方寒笑道:“一把手更让人精神。”

“权力这东西就像毒品,一旦沾上就戒不掉,他整天都想着怎么往上爬,完全成了权力的奴隶!”沈晓欣蹙眉道。

她不反对沈白做官,但当个不大小不小的官就行了,不让人看不起。可现在看来,大哥贪心不足,陷入泥沼不能自拔。

方寒点点头道:“权力对于男人而言比女人更重要,你也别泼冷水,我尽力帮一帮,能做到什么地步就看他自己的了。”

“你也想当官?”沈晓欣道。

方寒笑道:“当官太累,我想搞研究,……不过有个当官的大舅哥也不错,是不是?”

沈晓欣没好气的道:“你有两个师父。还指望大哥干什么。”

方寒笑笑:“大炮打蚊子,还是大哥的官实在,对了,大哥的事什么时候能尘埃落定?”

“好像下个星期就差不多。”沈晓欣道:“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大哥这阵会更忙,我得帮忙照顾大嫂,不能回来了。”

方寒点点头:“没关系。”

方寒抱着肩膀坐在舞蹈练习室的椅子上,静静观看中央的张瞳在缓缓起舞。露出赞叹神情。

张瞳穿着一件雪白的长裙,飘逸柔美素洁。一尘不染,她翩翩起舞动作柔美却透着肃重,庄严神圣。

这已经不是方寒所展示出来的舞蹈,完全变了一个样,但精髓与气息却不变,神圣庄严。仿佛与天地相通,正在做祈祷。

方寒赞叹不已,他不懂舞蹈,张瞳现在所跳的舞蹈他也欣赏不出好坏来,但即使是个外行也能感受到那种神圣气息。果然不愧是专业的。

李棠悠悠的歌声中,张瞳或伏地或仰头,或蜷缩或伸展,变幻着动作,随着声音的高低起伏而动作,融为一体,他不知不觉的沉浸其中,体会着神圣的气息,仿佛从遥远虚空传来的神圣气息。

张瞳一曲舞毕,扭头冲方寒嫣然一笑:“怎么样?”

方寒鼓掌:“厉害!”

“我在你的舞蹈基础上加了一些动作,减了一些,更符合时下的审美,感觉还可以吧?”张瞳问:“有什么不足的就帮我指出来。”

方寒摇摇头道:“我是外行,但我这个外行都能被感动,很好的舞蹈,非常精彩!”

“真的假的?”张瞳歪头看他。

方寒笑道:“我不至于奉承你吧?确实很不错!”

“那我就在决赛跳这个舞蹈!”张瞳道。

方寒道:“你们要比几次?”

“三次。”张瞳道:“一次是预赛,一次是十强赛,最后一次是决赛。”

“这么麻烦?我以为只跳一首呢。”

“只跳一场,临场发挥的因素太大,不公平。”张瞳笑道:“方寒,你能跟我一起吗?”

“我?!”方寒指指自己鼻子:“我是个外行,帮不上忙的!”

“你负责加油打气!”张瞳道。

方寒想想,点点头:“也行!”

张瞳露出笑容:“有你在,我心里也踏实。”

方寒道:“什么时候出发?”

“这个周末开始预赛。”张瞳道:“我们要去京师。”

方寒道:“公司负责后勤?”

“嗯,海蓉有事不能过来。”张瞳摇摇头道:“她正负责一个大项目的谈判,可能还要一个星期。”

方寒道:“什么事要谈这么久?”

“是跟移动的合作。”张瞳道:“如果能谈下来,公司的营利会翻一倍,非常重要。”

方寒慢慢点头,他对齐海蓉的工作一直不问,这是两人的默契,不干涉彼此的工作,齐海蓉是女强人型,而且是大公司总裁,独断真行,容不得别人指手划脚。

周五的时候。方寒跟张瞳就到了江家别墅,江小晚恰好回来,那边的工作已经上了正轨,只要交给律师团即可,这种官司的周期非常漫长,可能要数年。如果是一般的小公司,或者利润一般的公司,根本承受不起高额的律师费,只能被拖入深渊,这是一些大公司常用的手段。

江小晚知道张瞳要比赛的事,安排了宾馆给天娱公司的人,天娱公司有一个团队,负责服装定妆以及其他的琐事,张瞳只要专心跳舞即可。

江老爷子夫妇都不在。他们正在环球旅行,跟白希云一块儿,玩得不亦乐乎,不想回来。

夜色深重,方寒在江家别墅的树林里散步,路灯明亮,昆虫的鸣叫声令周围显得格外安静。

方寒走了一会儿坐到椅子上沉思,他还在想数学问题。一直想找到一条路径,独辟蹊径。却一直不成功。

江小晚穿着一件格子衬衫,宽松的运动裤,有嘻哈风格,衬得她越发娇弱柔美,惹人怜惜。

方寒露出笑容,江小晚的外貌太有欺骗性。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都会觉得她是个大学生,小鸟依人,绝想不到她正负责一家大型的饮料公司与一家顶尖的葡萄酒庄,正在跟世界三大饮料公司打官司。

“怎么不进去?”江小晚带着幽香坐到方寒跟前,娇美的小脸在灯光下散发着温润光泽。

方寒道:“在想问题。”

“数学问题?”江小晚问。

方寒点点头。

江小晚歪头看他。眼波流转。

方寒笑道:“我脸上有花?”

“你心里有花!”江小晚哼一声:“张瞳来比赛你凑什么热闹?你不是大忙人嘛?”

方寒道:“海蓉不在,我过来陪陪好,小晚姐,你真够可以的,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你什么人我还不知道?!”江小晚白他一眼道:“你们两个肯定有猫腻,我不瞎!”

方寒苦笑道:“这真是冤枉,我跟她真是朋友,小晚姐你这么频繁的回来,有什么事?”

江小晚道:“回来看看大嫂,大嫂快生了。”

方寒道:“大嫂没问题,很正常,你没必要担心。”

“我是高兴。”江小晚笑道:“有了孩子,他们两个也算松口气,每年过年的时候我都替他们难受,强颜欢笑!”

“今年就好了。”方寒笑道:“大伙过一个舒心的年。”

江小晚点点头,歪头看他:“你注意点,别再招惹女人了,再这么下去就要后院起火!”

方寒苦笑:“我现在可没那个心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