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文斗武斗(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贴身御医更新最快!

听到林枫点破了一件秘辛,史晨的眼神里闪出一丝冷芒,他冷笑道:“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不好。”

林枫很坦然的接受了史晨的威胁,笑道:“我只是就事论事。”

林枫的确知道不少有关东明居士的事情,想当年,哑巴老人带着林枫去了好几趟东明山,哑巴老人和东明居士的私交不错,而从小到大,林枫也从东明居士那里学到了不少医术,说是亦师亦友,其实并没有说错。

史晨沉声说道:“废话少说,沈家二小姐呢?”

林枫呵呵笑道:“我们二小姐说了,你能赢了我,才有资格去跟她比试。”

“狂妄!”史晨眼神里闪出一抹凶光,就像是一只咆哮的野兽,单单是气势,就令林枫的汗毛竖了起来。

这一边,王虎已经带了一大群保安涌了过来,他们站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瞪着史晨,每一名保安手里都握着一把橡胶棍,只要史晨敢动手,王虎他们绝对会一拥而上。

武功再好有什么用?武功再好,也架不住人多吧?七八十号人还打不过四五个人?哪怕是压,也能把对方压死。

王虎的到来,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史晨呵呵笑道:“行,今天我就看看东明居士的徒弟到底是什么货色!一个败北龟缩的师傅,能养出什么徒弟呢?”

通过刚才的观察,林枫也知道这个史晨有些真材实料,中医世家的传人,可不像是那些富二代一样纨绔,他们从小就要研习各种中医杂学,可以说,这些中医世家的传人,吃尽了人世间的苦处。

这种苦处,林枫深有体会,因为他就是这么一步步走上来的。

史晨轻笑道:“说吧,你想怎么个比法?文斗还是武斗?”

“先文后武吧。”林枫应声道。

史晨点头笑道:“行啊,看来你的确有点底子,那我先让你问问题!”

林枫没有客气的点点头,略微一思索,直接问道:“那我问你,‘五气所病’、‘五精所并’、‘五病所发’、‘五邪所乱’指的是什么?”

史晨微微一愕然,林枫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在故意折腾他,他有点愠怒的冷哼了一声,还是说道:“它们都是出自《素问·宣明五气篇》。是根据五脏的生理、病理特点,分别从气血阴阳的不同角度总结归纳出来的发病规律。”

林枫呵呵笑道:“说详细点。”

史晨深吸一口气,怒道:“‘五气所病’是指五脏之气失调,气机上逆所发生的病变。因心气不舒影响脾病而为噫,肺失肃降气机上逆患病为咳;肝气不舒影响精神活动,则可见烦躁不安而多言语;脾失健运,不能为胃行其津.液,使津.液上泛于口而多见吞酸,因肾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故主五脏阴阳,肾气虚则阴阳相引失常而多致呵欠,肾阳虚,阴寒之邪循经上袭于肺而为嚏。”

“此外,六腑之气失调,也可使人发病。如胃气不降则气逆而为哕;小肠、大肠气机失调,致使消化水谷、分清别浊、传导糟粕的功能失常而引起泄泻;下焦如渎,主水液代谢,若下焦气机失调,不能通泄水液,使水液泛溢而引起水肿,膀胱气化失常,小便不通利而为癃.闭病,膀胱气虚不固而为遗尿,胆与肝相表里,胆郁及肝,也可使人发怒等。总之,脏腑之气失调,气逆所致病变是比较复杂的。”

林枫忍不住鼓掌道:“以前我听说你们御九门的中医世家相当了得,今天亲眼见了,还真是如此。”

史晨神色傲慢的哼道:“哼,这点问题又算得了什么?”

林枫嘿嘿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将精所并、病所发、邪所乱一块说了吧?”

史晨怒道:“林枫,你知道这种问题难不住我,出这种幼稚的问题,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你如果没有其他的问题,那就换我问了。”

林枫哈哈笑道:“好了,好了,就当你会吧。”

史晨差点没气得一口血喷在林枫脸上,什么叫就当你会吧?史晨五岁那年,就对这种中医常识烂熟于胸了好不好?

林枫话锋一转,又问道:“我再问你,‘煎厥’、‘薄厥’、‘大厥’、‘薄厥’?”

林枫这个问题,已经问到了上古中医常识,换做普通的中医或者是涉猎不深的中医,根本就不知道林枫在说的什么。

史晨心里也有点惊讶,他也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研究古中医理论的,他想了一会,说道:“煎厥,出自《生气通天论》,经文说:‘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使人煎厥。目肓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昕,溃溃乎若坏都,汩汩乎不可止。’这就是阐明在春季阳气开始生发的时候,由于持久过度的烦劳,而使人体阳气失千固密,亢盛外越,阴.精被消耗,如果持续发展到夏天,再加上暑热的薰灼煎熬,甚至会造成精气两脱。症见两眼模糊视物不清,两耳听不清声音,这就叫做‘煎厥’。

至于薄厥,也出自《生气通天论》,经文说:“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苑于上,使人薄厥。”经文指出,因大怒伤肝则使肝气上冲,血随肝气而上逆,气血郁结在头部。症见头痛、眩晕、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等,称为‘薄厥’。

最后是大厥,它出自《调.经.论》,经文说:‘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从经文来看,多因情志刺激,使气和血都循经上逆而郁结在头部,症见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如同暴死一样,称为“大厥”。这几种病,严格来说,就等于是现在的中风!只是程度上有点差别而已。”

听完史晨的回答,林枫打心底觉得惊叹,他笑道:“行了,现在轮到你问我了。”

史晨望着林枫,冷笑道:“我看文斗就算了吧,浪费我们的时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