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致人族【中】(2 / 2)

由于“有限前知受限于知见障”的设定,这样的情况,近乎是必然的。

就好像王崎见到的崎联成员,都是他必定能够认同为“王崎”的个体一样。

这甚至都不算是“蓄意造假”或是“学术不端”了。

至于恶意造假,那就根本是防不胜防了。

理性本身不具备阐释自然的能力,“实证”与“演绎”是它的双脚。

所以……

艾长元手掌的酒坛滑落在地上,喃喃自语:“我们的求索,到底……有什么意义?”

实证正在失去它存在的意义。

类似的悲鸣,正出现在所有修士身边。

“不要恐慌!”这个时候,幻象之中,身处神州大地的王崎站了起来:“不要动摇,也不要怀疑!我们所走过的路,绝非镜花水月。或许我们走得还很浅薄,但是成就却是实实在在的我们是这个宇宙成长得最快的文明。我们用了很短的时间,就从普通的凡人,成为仙人。而在未来,我们将会有很多的前知者。或许对于那些能够修改历史的强者来说,历史之中存在的任何事物,都只是虚幻但我们已经找到了通向实在之路!从这一点看,我们所走过的道路,就是有意义的。”

“只不过,它不像我们之前想象得那样有意义我们只是比自己过去认为得更加浅薄,仅此而已。”

“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七百年前,就曾有仙盟修士预言,说研究物质运动的道,便已经走到极致了。可事实就证明,天物流转之道的寿命还远远没有结束。后来才有缥缈宫,才有归一盟。”

“万法门对于算学的理解也是。就在数十年前,我的同门们,便想要穷尽算学了。但事实就证明,我们距离真理,还很遥远,仅此而已。”

“我们不是走错了路,而是走得不够远……”

……………………………………

听着幻象之中王崎的话,艾轻兰转过头,盯着他:“师弟,仙盟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吗?”

她现在好像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境地,什么都不敢相信了。

历史选择,必然造成实验数据的“人择”。

如果一个领域里,只有一个前知者,或者这个前知者的实力远远超过同领域的其他人,那这个领域的所有现象,或许都将符合他的预言。

其他领域的前知者来监督吗?

今法仙道,将自然之道细化了。各行便如隔山。

任何规律,都有其发生作用的领域。踏出半步,真理就将成为谬误。

“外行人”有何资格在一个专业领域质疑“内行人”呢?

就算一个领域存在许多前知者……万一他们都有高度一致的知见障呢?

如果说存在“针锋相对的两派”,那是不是“人择干扰了结果”就成为了一切学术争端的最终解释?

王崎指了指幻象。

他知道后面的内容。

“没错,诸位的心中,或许已经有了一些想法。比如说,我们如何确定,其他人公布的成果真实客观?这种被动的、知见障引发人择,是否能够与恶意造假区分开?历史资料究竟如何保证正确?会不会有人通过改变历史的能力,抹去与自己观念不相符的事实记录?还有,最重要的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应对?我们的实证到底有何意义?”

王崎深吸一口气,最终叹息:“非常遗憾,我至今都没有找出能够完美化解这一次危机的办法。我们必须承认,这是比万法门的‘不周之劫’更严重的危机。”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束手无策了。”

“我们确实失去了一个共有的‘实在’。这很痛苦,对我们来说,就好像钝刀割肉一样我们被一点点的割下了手脚。”

“甚至我们还要面对更加艰难的未来。未来的我曾经告诉现在的我,前知者的历史选择,会导致记录的出现。而这个宇宙曾经最强者的选择,甚至会导致宇宙本身出现巨大的改变。”

“但这依旧不是绝境。”

“我们失去了一个实在的基础,那么,就自己再找一个。”

“宇宙存在不同的‘事实’,会导致我们见到各种各样的‘现象’,或许有些事情,因为前知之能的选择,而被我们错过。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永远也不会再出现在我们面前,更不意味着它们就在宇宙之中‘空缺’。在知见障构筑的、看似严密的理论边界之下,总会有诸多蛛丝马迹。”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到这样的现象我们的学者,会总结出许多完全对立,但是却又全都成立的理论。实际上,这种事情已经在我们的世界显现出端倪。缥缈之道与相形之道的割裂。灵相论、熵灵对称论以及传统灵力论也是这样的存在。”

“但本质上,这也不过是万法门离宗与连宗这样的分歧。我们选择了不同的初始,按照一样的方向,抵达了不同的终点,仅此而已。这就像就算不喜欢连宗的理论,离宗算家也不曾无视连宗成果。连宗的道友也是如此。”

“由数字到几何,由几何到分析,由分析到算术……万法门就是这样进步的。”

“在未来,我们会不断的遭遇‘理论谱系的分裂’有可能是前知者选择的‘现象’不同,有可能是我们选择相信的‘公理’不同,有可能是预设正确的条件不同。但不管怎样,它们都是我们的道。”

“这将会是一段很艰难的日子。”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PS:黑_料_不_打_烊网址:heiliao.se 全网一手最新网_红_黑_料每天更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