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数十魔众竟追来(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m.37zw.cc  白首太玄经更新最快!

赵玄回过神来,果然见李淑已经将肉烤好,割给众人分食。张百忍手中手拿着肉,恭恭敬敬的递给他:“请师父用膳。”他不禁摇头失笑:“百忍啊,说过多少次了,你还是改不了你这拘礼的臭毛病。”

张百忍点头认错:“师父教训的是。”可看他的样子,似乎没有改的意向。

赵玄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知道自己收这个徒弟是不是收错了。毕竟道家讲究个逍遥不羁。

君不见八仙之中称兄道弟,其实相互之间,有几个还是师徒关系。

张百忍的言行举止在儒家或许是保守中庸、敬师之道,可在他眼中,不过是一腐儒而已。

虽然腐儒的定义并不是这样。

然而他也知道,这种涉及性格的事,一时间也难以改变,是以并没有多说。

“算了,你们也吃吧。”赵玄从张百忍手中接过烤肉,招呼张百忍、叶婉儿、叶鹤华等人一起。

叶鹤华不过五六岁,早就饿了,看着正在被割分的肉咽了口唾沫,不过却还是十分懂事的看向自家姐姐。张百忍见此笑着递给他一块,道:“饿了就吃吧。”叶鹤华见自家姐姐微微点头,并没有拒绝,立即伸手接过。那动作,貌似身手不错的样子。

叶婉儿对张百忍点头称谢,张百忍连称不必,让金瑶慈递给她一块肉,自己则道:“师父,你们先吃,弟子再等等孔兄他们。”

正说间,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好哇,你们竟然敢不等着我!”

就见人影一闪,孙尚武快速的出现在场中,一把将金瑶慈递给叶婉儿的肉夺过,放在嘴里就狂啃,边啃便道:“唔唔……不错不错……好吃好吃……”

金瑶慈白了他一眼,懒得跟他生这闷气。又从肉上割下一块递给叶婉儿。

几乎与孙尚武前后脚,孔修儒也从远处走回来,谢过李淑烤肉之劳、张百忍分食之累,不声不响的慢慢咀嚼。

食不言。寝不语,儒家该遵守的规矩他片刻都不曾忘记。

相比于他与张百忍的规矩来说,孙尚武可谓是极为“不规矩”,吃饭都堵不上他的嘴,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道:“唔唔……刚刚忘了跟你们说了……我祖爷爷跟我说……嗯嗯……让我们先去鬼谷……看看能不能发现鬼谷令里边……唔唔……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

燕丹尘今天话不多。明显跟孙尚武这“小孩儿”不对付,但这时却抬起头来道:“琴剑山庄的事怎么办?我们就这样放任不管?”不知他是刻意跟孙尚武作对,还是真的关心琴剑山庄。

“这个……这个……”孙尚武俩眼睛滴溜溜乱转,说实话,相比于琴剑山庄来说,他还是更想看看鬼谷令这个神圣之师留下来的东西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可他虽然年纪还“小”,却也知道当着叶婉儿、叶鹤华这两人说什么“琴剑山庄爱咋地咋地”肯定不好,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燕丹尘见此冷哼道:“亏得叶庄主还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教给你保护,若是他知道自己找了你这么个不靠谱的人,恐怕魂飞魄散也得要气活了!”

孙尚武似乎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低着脑袋闷头吃肉,对燕丹尘的话竟不去反驳。

叶婉儿本就食欲不佳,若非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尚不懂事的弟弟在身边,恐怕早已经暗暗垂泪。饶是如此,她也只是拿着烤肉块低着脑袋小口小口无意识的叼着,或者干脆只是轻举着。这时听到两人的对话,忍不住浑身轻轻一颤,眼睑低垂,道:“婉儿家事。不敢劳两位大侠争执。婉儿虽是一介女流,但也知大局为重。既然武神殿主已经下令,几位大侠且去便是。婉儿……婉儿……婉儿也有几分自保之力,能照顾好弟弟。”

一瞬间。孙尚武把头抬起来,就跟占了理一样,得意的看着燕丹尘:“看见没有?听听人家怎么说的?一个大老爷们还不如一个女孩子识大体,本小爷都为你感到羞耻!不过话说回来……”他挠了挠头转向叶婉儿:“其实你用不着照顾你弟弟,毕竟你弟弟也有一枚鬼谷令,而我祖爷爷说了。鬼谷令在谁手上,最好不要换人。所以……你只要照顾你自己就好了,你弟弟本小爷会帮你照顾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到底有没有同情心?”这边金瑶慈也看不下去了。

你说你不帮忙也就算了,现在人家姐俩也算是相依为命,你好意思给他们拆开?

孙尚武脸色一讪,别过头道:“大人不记小人过,好男不跟女斗,本小爷不跟女孩子见识。”

金瑶慈气急,呲牙咧嘴、张牙舞爪的就要站起来与他争辩一番。

然而这次不等张百忍阻拦,孔修儒终于将烤肉吃完,擦干净手,正襟危坐,缓缓开口:“金姑娘不必生气,叶姑娘也不必担心。家祖的意思其实与武神殿主一样,让我们先去鬼谷山,看看是否能探知神圣先师鬼谷子所留下来的究竟是什么秘密。不过琴剑山庄之事事关重大,家祖已经说要插手,定能为叶庄主报仇雪恨,并且也不会连累无辜。”

“真……真的?”叶婉儿第一次抬起了头。

孔修儒点头道:“此事我文圣阁已经插手,绝对不会让魔宫猖狂下去。当然,若是家祖另有计策,孔某也未可知。不过孔某可以保证,叶庄主的死一定不会总这么不明不白的。终有一日,我文圣阁会将此事昭告天下,还令尊一个清白。故而,叶姑娘若是愿意,可随我等一同去鬼谷山。”

话音未落,叶婉儿脸颊上两行清泪已然落下,别过头去,轻声哽咽:“多谢孔公子……”接下来却已泣不成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