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离奇死亡(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m.37zw.cc  逍遥小村长更新最快!

柳飞在外人的眼里一直都是很神秘的,现在显然是遇到了一个和他一样神秘的人,不过对方还只是一个小丫头。

这么一声“先生”一喊,柳飞像是中了某种魔咒似的,一下子想了很多。

而也不知怎的,他突然想到那个神秘的飞鱼似乎也称他为“先生”,只是他那明显是对他这个并不熟悉的人的尊称,和这个小丫头的称谓不一样。

他看了一眼突然有些胆怯的寒寒,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道:“这个称谓太古怪了,我不接受!你还是喊我哥哥吧,哈哈哈……”

“真不要脸!”

柳玉莲再次毫不客气地打趣了他一番,而寒寒则是再次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十分倔强地看向柳飞,像是在说我就是要这么喊,我偏要这么喊!

李云柔看到这画面,也是忍不住笑道:“只要她愿意说话,叫什么都无所谓啦,我就感觉叫先生很好!这样你平时也可以正经点……”

柳飞脸一黑。

寒寒则是有些俏皮地轻声道:“先生……”

“她又喊了!”

“她真的说话了!”

……

柳玉莲和李云柔清清楚楚地听到后,比柳飞还高兴。

柳飞看了一眼寒寒,用手划了一下她的鼻子道:“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好!今后要多说。”

柳玉莲迫不及待地拉着她的手道:“小寒寒,告诉姐姐,你家住在哪里啊?你爸妈是谁?”

她此话一出,寒寒立即甩开她的手,然后扭头再也不看她一眼,脸色变得也有些苍白。

柳飞见状,连忙向柳玉莲使了一个脸色,他知道有些事急不得,这丫头不肯说话本来更多的就是心理问题,而造成这种心理问题的原因很有可能和她的家庭有关。

现在她愿意说话了,其实已经是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了,其他的来日方长,可以慢慢来。

柳玉莲也领悟到他的意思了,嘟了嘟嘴,卖了个萌向寒寒道歉。

可是寒寒却一直保持着一张冰山脸。

看她这样子,柳飞再次想到了刘静月,这简直就是刘静月少年时候的样子啊……

哄她喝完药,柳飞正准备到大棚里去看看蓝色情缘,柳天霸突然气喘吁吁地跑进院子大声道:“死……死人了!”

柳飞脸色大变道:“谁死了?”

“村东头的老鹤,他也不知怎的,竟然掉进井里淹死了,刚才村民们发现的。”

听了这话,柳飞和李云柔相互看了一眼,慌忙往门外跑,寒寒却是突然一把扯住他的衣服,嘟着嘴,意思很明显,她也要去。

柳飞连忙劝说一番,可是她又哭又闹的,无奈,她只得让柳玉莲把门锁上,然后抱着她一起来到水井旁。

看到老鹤身体刷白,柳飞连忙报了警,然后让村民们都离得远一些,不要破坏现场。

他蹲下身稍微检查了一下,随后站起身,紧锁着眉头,一言不发。

李云柔也是眉头紧锁地走到他身旁,然后小声道:“他什么时候死的?”

柳飞道:“应该是昨天夜里,活活被淹死的。”

李云柔道:“淹死?这事也太蹊跷了。老鹤虽然年纪很大了,膝下无子,是‘五保户’,但是耳聪目明的,身体一直不错,这段时间还一直帮忙插秧蓝色情缘呢,这怎么会在夜里掉进井里呢?”

柳飞道:“我也感到奇怪。”

说这话时,他无意中瞥到了被柳玉莲抱在怀里的寒寒,发现她一直在盯着老鹤的尸体看,竟然一点儿都不害怕。

这同样让他有些狐疑。

她平时沉默寡言,战战兢兢的,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胆大的姑娘,她何以敢直视尸体?

不过他现在关注的重点自然是在老鹤的身上,所以也没有多想。

他看向围观的村民们道:“你们都说说你们最后一次看到老鹤是在什么时候,可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我是昨天中午看到他的,当时他蹲在门口吃饭,饭量很大,还和我闲侃了几句,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啊。”

“我是昨晚傍晚看到他的,他当时还蹲在桥边和几个爷爷一起闲聊呢。”

“他昨天白天的时候一直在大棚里帮忙插秧蓝色情缘,和大家伙一直都是有说有笑的,身体好像没有任何的毛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