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此中有诈,冲动着道(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m.37zw.cc  逍遥小村长更新最快!

魏胜天主动登门相求,柳飞也答应了,接下来自然是为他的爱人治病。

柳飞抽出了半天的时间来到魏胜天的别墅,帮他的爱人把了一下脉,然后针灸了起来。

针灸完,魏胜天的爱人当即表示下身酥酥麻麻的,还有一股暖流,似乎下一秒就能动弹一样。

亲眼见识到柳飞这神奇的医术,魏胜天别提有多震撼了。

他万分殷勤地把柳飞请到大厅,让人端上最好的茶,然后还亲自动手做了个水果拼盘,一边示意柳飞品尝一边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万万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医术却是达到了这等造诣,太了不起了!”

能够得到对手的称赞,这可是一件很难的的事。

魏胜天虽然并没有完全站在他的对立面,但是他早已表明了态度,选择和吕应斌合作,说白了还是他的对手。

柳飞吃了几片水果道:“我只是做了一个医生应该做的而已,你不用这么客气。”

魏胜天道:“你这话说得可就让我太惭愧了,请问我爱人的病?”

柳飞道:“你的夫人患了脑血栓,但还不是太严重,半身不遂就是因为得了这脑血栓所致。她的身体底子很不错,我已经用针灸帮她梳理一次经络了,再梳理几次,配上中药调理,相信很快就可以让她重新站起来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由于脑血栓这个病很棘手,能够站起来多少年,这个就要看她自身的调养了。”

魏胜天喜出望外道:“不碍事,不碍事,你只要尽力了,我们全家就会感恩戴德的!实不相瞒,其实我们已经跑遍大江南北,看过很多医生了,但是他们都说她重新站起来的可能性很小,唯独你说可以让她重新站起来,真是神医啊!”

柳飞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在疏通经络,活血化瘀这一块,恐怕很难找到一个可以达到他这等造诣的人。

原因很简单,他是将自己修炼的五行之气通过针灸引入病人的体内,凭借着五行之气强大的能量进行梳理,普通的医生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由于不是一路人,柳飞抿了一口茶后就准备离开,魏胜天见状,赶紧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递给他道:“参加果贸会和获得一个展台的事我一定办妥,这个也是你应得的,只要我爱人能够站起来,还会有重谢,请你务必收下!”

柳飞接过信封垫了垫,也没有塞进口袋里,而是抽了几张,然后把信封还给他道:“我从来不靠医术赚钱,如果说我应得的话,那么我收诊金就行了。”

一听这话,魏胜天慌忙道:“那也不能这么少啊,我爱人这病这么难治……”

柳飞微微一笑道:“在我眼里只有想不想治的病,没有难不难治的病。好了,如果你真对我心存感激的话,那今后就不要在暗地里给我使绊子,要是较量的话,咱们明着来,这样我也好把握尺度,我不想救了你爱人,又让你躺在病床上……”

说完,他快速离开。

望着他那显得有些“伟岸”的背影,魏胜天感慨良久。

他确实老了,他确实没有当年创业时的那种魄力了,如果在几十年前,他遇到这样一个人的话,他肯定会选择和他一起打拼,而不是和吕家沆瀣一气。

柳飞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席话虽然听着很自负,但是亲眼见识了他的神奇医术后,他确定这是自信,同时也确定这是他对他善意的警告。

……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经过柳飞的治疗,魏胜天爱人真的重新站起来了,这可把魏胜天高兴坏了,他再次带着众多礼物登门拜谢,而且还亲自给柳飞带来了果贸会的请柬,并十分热情地告诉了他展台的位置以及如何博眼球的技巧等。

柳飞送走他后,看了看手中的请柬,又看了看两个在电脑前忙碌的女子,笑了笑。

半个月过去了,他前几天刚把二十亩的九转还魂草卖掉,然后又一口气种了三十亩地的。

同时,他直接聘请了村里的两个女大学生当客服。她们的家境都很一般,现在暑假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柳飞聘请她们相当于是给她们一个做临时工的好机会,她们自然同意。

对于村里其他放假在家的高中生,初中生等,柳飞都聘他们进入了“填单组”,由李云柔统一指挥。

指挥着这么一帮学生,李云柔也是完全拿出了老师的样子,谆谆指导,倒也没有出什么纰漏。

按照他现在打时间差的种植方法,采摘一批就会立即种植一批,他租赁的五十亩山地将会彻底被利用起来,海鸣山大概会一直这么忙碌下去。

不过他相信没有村民会说累,因为只要动手就有钱拿,而且是在家门口,又是在农闲的时候赚钱,这仔细盘算起来,可比出去打工赚得多了……

现在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柳飞自然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果贸会上。

这可是他辛苦争取来的,他势必要充分利用。而且让对手给自己作嫁衣裳,这本身就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在果贸会正式开始这天,他穿了一件休闲装就打算去赴会,皆是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柳玉莲和李云柔见状,一起拉住了他。

李云柔无力吐槽道:“机会是你辛苦争取来的,怎么到紧要关头了你却一点都不珍惜呢?那可是有很多商界精英啊,你最起码得西装革履,穿得正式点吧?”

柳玉莲附和道:“飞哥哥,云柔说得对,赶紧去换去。”

柳飞干笑道:“我向来不喜欢穿西装,而且这大热天的穿着浑身不自在。”

柳玉莲拽了拽他,忸怩了几下身子,娇羞无比地道:“你个大坏蛋,难道还要人家帮你宽衣解带吗?”

柳飞瞥了她一眼,浑身哆嗦了一下道:“妹子啊,咱能正常点说话行吗?而且我虽然古文学得不咋滴,但是也知道换衣服应该用‘更衣’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