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九百八十六章 天人合一,白虹贯日(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傲世九重天更新最快!

“今日你我兄弟几人,就在这里一道上路吧!”夜沉沉突然凄惨的笑了笑:“晨雨临死之前,言到无颜上天阙见父亲,你我,岂能让晨雨专美于前?几位兄弟都在九泉之下相候,大家一道黄泉起程,才是真正的快事!”

诸葛苍穹突而神色黯然的垂下头去,喃喃道:“共赴九泉也好;当年君叔叔一家的事情,至今犹在眼前……就算我们真正能够上去九重天阕,能够见到父亲,我们又该怎么跟他说呢?说了之后,父亲他们有什么脸面去见君伯伯?”

“我们既然已经蒙羞,那索性就从我们这里终止吧,不要让父辈们再感觉羞惭了……”

夜沉沉,石咆哮,诸葛苍穹三人同时叹息,竟然异口同声的喟然说道:“真羡慕凌暮阳和厉春波啊……”

三人同时苦笑,同时无语,一时默然

当年的事,就只有凌暮阳和厉春波两人没有参与,其他人,或直接或间接都参与了。如今,真正是追悔莫及,悔不当初……

“为何咱们父辈们能够生死不渝,而我们却偏偏不能呢?”夜沉沉苦笑一声,负手沉沉道:“晨雨在临死之前曾经说,今日仰天叹兄弟,只恨人生不重来……那么,父辈们的人生,却有哪一个需要重来呢?纵然死厄,也不会出这样的叹息吧?”

诸葛苍穹苦笑:“大哥,这本就是不同的,两者之间完全不具备可比较的空间;父辈们生死不渝,乃是因为他们在一起经过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共过太多太多的患难;所谓‘情谊’,都是在困境中一点一点滋养出来的,我们……我们的人生实在太顺利。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艰难,什么叫困境,什么是真正的情谊。”

“我们的人生太顺利了?!”夜沉沉与石咆哮闻言俱都是浑身一震。

“我们一起经过的事情实在太少了,而且目标各自不同、心中总有自我的盘算,所以即便有父辈余荫,曾经一道,却也依然不能浑然一心。”

“不过,我们也算是能够了解那些情感,所以我们最终还能醒悟……已经很不错了。虽然领悟得迟了一些。”诸葛苍穹说道:“悟了就是悟了,一朝悟一朝得,咱们虽然不如父辈们那样英烈,但总比一些浑浑噩噩一生的人要强得多。”

石咆哮大笑:“不错,有些人一生到死都不知道所谓‘情义’二字;满眼只有利益。甚至有人在讲一些重情重义的故事的时候。这些人还会红口白牙的反驳:世间那里会真有这种兄弟情义?这种人比我们更加可怜、更加可笑吧……”

“无知不是罪过,但信口雌黄抹黑美好却是天下第一等可恶!”夜沉沉忍不住也是轻笑:“不过那些人,与我们差不多的可恶。都是因为没有经历过;而他们乃是因为没有机会,也没有这份能力,相比较来说,我们比他们更加可恶。因为我们还有父辈们在前啊……”

三人都是苦涩的一笑,生死之前。三兄弟谈谈说说,竟然有些浑然忘我的味道,全无即将踏上黄泉路的凄凉感觉。

……

城外,法尊的大军在经过连场大战之下大有折损。至少缩水了三分之一也还不止。

连番的死战,双方基本上都是在以命搏命;九大家族联军固然全军覆没,但执法者方面的损失,也是惨烈到了极点。实在谈不上一个赢字,连说占到上风都很勉强。

那场百年罕见的大雨虽然逐渐的减小了。但却还在持续的倾泄着。

战场上,已经又一次被执法者疏理得干干净净。除了一团浓郁到了极点的血腥气之外,就像从来没有生过战斗一般。

又是一大批的火油被浇在尸体堆上,火焰再度在雨幕中冲起数十丈高,喧嚣的热浪冲起漫天的黑灰,再度被雨水打湿,散落在方圆千里每一处地面之上……

城外执法者大军的情绪都有些低迷,之前曾经遮天盖地的飞扬旗帜,此刻被雨水淋湿了,就像是一条条死鱼一般,软哒哒的垂在旗杆上,再无半点生气。

正南方向的执法者成员已经开始准备决战。

显然,大家都知道,下一场出战的,必然是诸葛家族!

石咆哮哈哈一笑:“诸葛,石家就剩下老兄弟我一个人了,这一阵,就让我与你们一起去玩玩如何?”

诸葛苍穹大笑:“很好,咱们兄弟二人,一道上路,黄泉共行!”

夜沉沉淡淡道:“兄弟携手共行,岂能无饯别壮行之礼,我就以夜氏家族一半战力,为你们壮行!”

“好!我俩人笑纳了夜大哥的这份礼物!”诸葛苍穹与石咆哮两人同时大笑,道:“如此,我们两人定可让法尊大吃一惊,也让他知道非是全盘世事,尽在他掌握之中。”

便在此时,对面的法尊竟是不再沉寂,抬眼看来。

“萧家没了,陈家没了,叶家也没了;兰家早已消失,厉家一团死灰,石家已成死域;现在,就只有剩下夜家和诸葛家了……还有凌家凌暮阳,石家石咆哮……”

法尊的眼中有着淡淡的笑意,问道:“另一面,准备好了么?”

“启禀法尊大人,早已准备就绪了,只等法尊大人的号令。”

法尊轻声道:“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是!”

……

法尊再度抬头看向城头,似是想要说什么,突然神色莫名一震,猛地望向高空,望向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

不止法尊,而是所有人,在这一刻几乎是同时的做出来这样一个同样的动作。

空中尤在不停倾泄的雨水,竟在这一刻突兀地停止了,生生地停止了!

随即,飓猛狂风,却在同一时间。呼呼的刮了起来;在无尽的高空之上,似乎有一种无尽的威严,在猛地压将下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