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九百四十一章 生与死(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傲世九重天更新最快!

;

段天松的声音竟然变得中正平和,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股戾气,更也不见了入魔的疯态。//更新最快 //

“你的剑意真的很奇怪,让我感觉到寂寥,孤独,寂寞……”段天松微笑着看着顾独行:“尤其在中剑之后,更加感觉到人生悲凉,寂寞如雪。”

他由衷地感叹道:“好剑法!九劫传说,固然名不虚传;九劫兄弟天下无敌,今日终于亲身领教了。”

他满口的夸赞着,非但没有生气和愤怒,反而充满了某种欣慰。

顾独行沉默了一下,道:“你没有用出来真正的全力,尤其是最后一拼。”

段天松摇头:“不是不想,而是真正用不出了。天魔之气,固然可以提升武技威力;但我毕竟接触得太少;还没有完全融会贯通到自身万年的习惯里……所以,刚才绝不是我手下留情,实际上,刚才就算我想要手下留情,我也是做不到。”

他苦笑一声:“因为我那时候……还是身不由主!”

“那现在又是为何?”顾独行有些讶异的问道,讶异于敌人的变化,怎地仿佛完全解除魔化了一般。

“因为我已经死了。”段天松从容微笑:“人生除死无大事!我段天松今日才终于明白了这一句话的真谛……勘破了生死,还怕什么天魔?所以现在他已经控制不了我,我终于又是我了,不再是天魔傀儡。”

他出神的看着远方董无伤与祖河流的交战,自嘲的笑道:“以前总是口口声声的说。死不可怕,但真正活着的人。却根本没有人能够看破这个死字,自古艰难唯一死,原来,死终究是这么难的。”

他定定的看着顾独行,道:“顾独行,你的剑道已经登堂入室,将入登峰造极之境……已经走得比我更远了,临去之时。我也没什么告诉你的,因为你已经超出了我……不过,我仍要告诉你一句话,关于武学的一句话。也是我身死之后的唯一感悟。”顾独行慎重的说道:“请指教。”

沉默了一下,段天松终于一字字慢慢的道:“生、与、死!”

“生死战场……是你的最佳去处。看破了‘死’,你的剑道应该能小成;然后你再看破‘生’,就能大成了吧……道理人人会讲。却是难能作到,我始终也无能看破,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看破‘死’,直到死也未能看破……因为死,毕竟是外力赋予。并非自己心境。”

“记住,生与死,是一种境界。并非是指单纯的活着或者死去!”段天松低声说道。

顾独行低声喃喃道:“生与死,是一种境界,并非是单纯的活着或者死去。”沉吟良久。道:“我记住了,我现在还不能真正明白。但我会去尝试,探索。多谢指教!”

“不客气。”段天松长叹一声:“以后见到我们这样的人,我代替他们求你一件事。”

顾独行尊敬的道:“请说。”

“以最快的速度,杀死他们!”段天松和煦微笑:“惟有死得越快,往昔的一世英名或者才能保全的多一些……你明白的。”

顾独行慢慢点头:“我记住了,若有可能,我会尽力。”

段天松颔首微笑,就在空中负手而立,遥望着那边董无伤与祖河流之战,淡淡道:“我等等我兄弟,黄泉有伴,携行不孤。”

“我们兄弟万年同行,生死不弃;却险些在最后关头,坏了那份义气。这却是最应该感谢你的,你的那一剑,让我有这最后的清明。”

那边,董无伤显然已经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一刀刀逼着祖河流硬拼,每一刀劈出去,两个人都要同时喷血。

完全是野蛮到了极点的火拼,完全的硬拼硬撞,全无花假,全无技巧的对撼。

这会的两人显然都打出了火气,红着眼睛,一切的闪避完全不需要了,就只有硬撞!空中的空间,一片片的破碎,下一刻又再重组,再下一刻,又再破碎,不断循环往复。

两人的交战地点,已经是位在数百丈高空,交战地点的下方,整个中都都在震颤着。

剧烈的相互震荡,让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摇晃着。

“经历了如斯战斗,祖河流那边已经有一点点恢复了神智。”段天松如释重负:“要不然,他也不会采取这种自寻死路的战斗方式,若是当真以清醒状态对决,你的同伴力气太大,天生豪雄,所以反而忽略了技巧。所以即便最终可以获胜,仍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他的打法太过单一,单一的让人遗憾……”

顾独行慎重点头:“你这番话,我会认真转告董无伤。”

段天松含笑点头。

终于,董无伤一声厉吼,已经崩裂了虎口的双手持刀,鲜血淋漓的向着祖河流一刀劈落!

好强,好霸杀的一刀!

那是斩立决,也是斩立断的一刀!

噗!

祖河流的魔刀再也无法负荷,瞬时粉碎。

本就就已经在不断碰撞中变得千疮百孔、支离破碎的魔刀,终于承受不住这最强、最猛的疯狂撞击,最后一撞甚至都还没有撞实,就已经先一步彻底碎裂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