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九百三十四章 云动!(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傲世九重天更新最快!

;

所有人尽都是一脸羞愧地听着萧晨雨如同嚎哭一般的说话,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不自在

事实正是如此。

“终于,有些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却在这时候,说,咱们的父辈还都在……于是,大家都感觉,似乎已经疏远了的关系突然间又亲近了起来……”

萧晨雨猛地抬头,满脸是泪,嘶声裂肺地咆哮道:“可是,死去的人又如何能活回来?厉chun波被我亲手逼死!被我亲手逼死!我……我还是人么?!!”

此刻的萧晨雨形同疯狂。

他整个人几乎崩溃了。

众兄弟呆呆的站着,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劝慰。

的确如此,事实如此。

一直以来,人世间的亲情似乎都只是依凭长辈的关系来维持,随着长辈的老去,故去,起初几年还互通有无,交换消息,慢慢的改成数年一次,数十年一见,再到后来已是数百年也不见一面,数千年后更已是矛盾重重,至于一万年后……终成仇敌。

不共戴天,不能共存一世。

然而,最最奇怪的,却还是在这等时候得知了,彼此的父辈居然还都健在,似乎在这一瞬间,曾经的交情纽带又回来了,各自都感到了各自的可亲……

但这其间已经发生的不可挽回的事情,又该怎么面对?已经造成的牺牲,如何弥补?!

在这个当下,任何劝慰、任何开解都无济于事,只能增加萧晨雨额外的负担。

当那些将彼此团结在一起的老一辈亲情故去,在随着年岁增长,赤子之心渐去,利yu熏心不断滋长之下,彼此做出对不住彼此的事情,实在是一件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大家都有过,谁能劝谁?

“曾经痛心之事。还是放到未来去回味吧!眼下之计,就只有彻底覆灭法尊与天魔,这等魔祸未消,还有何资格说其他的事情。”凌暮阳冷冷说道。

众人一头。

但。在得知父亲可能尚健在消息的狂喜过去之后,大家也尽都觉得心事重重。就像是做了错事,即将面对大人责问的小孩子,一个个尽都是忐忑不安起来。

“萧晨雨固然是做了错事,难道你们就没有错处吗?他尚知痛心疾首。你们又如何呢?”凌暮阳冷冷道:“夜沉沉,覆灭厉家,绝杀chun波,整盘计划几乎都是你在背后cāo纵,推动,莫非你就全无责任?还有当年君叔叔一家的事情。夜沉沉,诸葛苍穹,陈迎风……你们难道就不觉得惭愧吗?他ri真若见到了父辈们,我倒要看看,你们要怎么解释!能把你们的所作所为解说圆满!”

凌暮阳这番话可谓说得毫不客气,句句揭众人的伤疤,狠辣已极。

但夜沉沉等人都是脸上一阵阵抽搐,却无人出声反驳。面面相觑,只余一声长叹。

这些事。都是事实,怎么反驳?

又过了半晌,终于有人开口了,一声冷笑起,陈迎风yin声说道:“这件事情,于我等而言的确是一大遗憾,不过,这种难受也不止我们有吧?九劫剑主他们一干人,难道就不难受吗?”

“他们难受什么?你把话说清楚!”凌暮阳的眉毛已经要立起来。他还真想不明白。九劫那边会有什么难受的。

“嘿嘿……历代九劫,都是需要消灭前代九劫后人所建立的九大家族才算完成功业。若是我们的父辈没有死,至今仍与域外天魔奋战,那么,以前的历代九劫当然也大有可能都没有死……他们若然都还健在,那他们之间难道就没有不共戴天之仇?后一代的九劫正是毁灭前一代九劫后裔的最大凶手,十万年以降,莫不如是!”

“断子绝孙,绝人后嗣,这可是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大仇啊。无论是现在九劫剑主,还有以前的历代九劫兄弟,他们上去的时候,想必也不会很好受吧?”陈迎风嘿嘿冷笑。

“放屁!混账!”凌暮阳勃然大怒:“我们现在说的是我们的事,你扯上人家的事做什么?莫非人家难受了,你的难受就能减轻不成?混账东西!你这是什么狗屁心态?你还能不能更无耻了,损人不利己的玩意!什么玩意!”

陈迎风面红耳赤道:“我这不是分析,就事论事嘛……”

“分析你个鸟头!”凌暮阳怒不可遏:“你刚才也说,后一代的九劫正是覆灭前代九劫的元凶,要说这些难受,难道我们的父辈们就不曾承受吗?他们岂不也是先杀了以前的九劫后人,灭了人家家族之后才上去的?你这个混蛋根本就是诅咒自己的父亲?是不是?你就是这么就事论事的,是不是?!”

刹那间,周遭几道目光都透着不善的看来。

陈迎风这几句话,却实在是犯了众怒。

大家的老子都是这样上去的,你丫的这么说来,诅咒你自己爹也就罢了,却还连带着诅咒我爹??找死吗?

“恩,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陈迎风刹那间完全的慌了,连连摇手,点头哈腰,脸上汗都出来了:“各位老大……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就事论事而已……真的……”

“还就事论事?那拜托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夜沉沉质问道:“你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东西,你丫那损人不利己的脾气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改?打小就这德行,一味的幸灾乐祸,自己难受也不让别人好过,从来不知道长长记xing……”

“这货就是欠收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