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濡须破局〔下〕(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m.37zw.cc  兵临天下更新最快!

江面上鼓声大作,数百艘战船逐对厮杀,箭矢如雨,石炮疾飞,不时腾起熊熊火焰,浓烟滚滚,水战极为激烈。

尽管沈弥号称荆州第一水将,有丰富的水战经验,但他的对手是凌统,同样是江东有名的水战大将,所率的士兵都是水军精锐,双方棋逢对手,这一战打格外激烈,难解难分。

大江之上,以箭矢为主,石炮辅之,但有了火油利器后,水战的局面就完全不同了,双方都向对方投掷火油,用火箭点燃。

半个时辰后,已有上百艘战船被大火点燃,江面上到处是燃烧的战船,连四周的江面也被烈焰覆盖,士兵们纷纷跳水,拼命向岸上游去,很多士兵却被江面上的烈焰包围,最后被活活烧死在水中,但百艘被点燃的战船中,却是江东战船占了大半,汉军明显占据了上风。

凌统心急如焚,这一战他是被迫出击,在气势上就输给了对方,而对方士气旺盛,石炮犀利,火油武器明显比他们先进,尤其对方的油泥,粘在大船上,使火油不浪费。

而江东军没有火油经验,只用小陶罐砸向对方,砸在甲板上还算幸运,若砸在船壁上,大半火油都会流入江中,这便使得江东军的火油利用效率很低,使江东军吃了大亏。

这时,凌统看见了对方的主船,他别无选择,只有杀死敌军主将,他才能扭转不利局面,凌统长枪一指敌军主船,喝令道:“迎上去!”

千石战船疾驶,江面上船速极快,‘轰!’的一声巨响,沈弥和凌统的战船剧烈相撞,船头破裂,木屑飞溅,十几名站在船舷边也士兵也掉入江中。

凌统抓住了这个机会,一跃跳上敌船,手中长枪快如闪电般向对方刺去,沈弥的武艺学自甘宁,加入锦帆贼后才开始学武,稍微晚了,不管他再怎么努力,根基已定,使他的武艺并不是很高强,这是沈弥的一个弱点。

相反,凌统的武艺是家传,六岁随父学艺,基础极为扎实,他一根长枪舞得如暴风骤雨,有一种誓不回头之势,极为凶狠惨烈,他也由此继承了父亲的绰号,‘狂枪’。

沈弥左手执盾,右手挥舞短戟,与凌统激战在一处,双方手下士兵也战成一团,尽管沈弥拼死作战,但他依旧不是凌统对手,战了十几个回合,他便渐渐不支。

这时,凌统大喝一声,一枪势如迅雷,直刺沈弥咽喉,沈弥执盾挡开,反手短戟疾劈,不料凌统这一枪却是虚枪,在凌统狂风暴雨进攻了十几个回合后,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也藏有虚招。

凌统向左转身,闪开短戟劈砍,反手一枪,直刺沈弥的下盘漏洞,这一枪正中沈弥左腿,顿时血流如注,沈弥一个踉跄,后退几步,后背重重撞在船舷上,凌统大喜,他毫不浪费机会,大铁枪立刻如暴风骤雨般再度攻来。

沈弥已经意识到危机来了,他若身死不仅是他个人之事,也将是整个船队的失败,这时,他还有一线机会,那就是他紧靠船舷,沈弥大喝一声,手中短戟飞射出去,一道寒光直取凌统脖颈。

凌统低头闪过了飞来的短戟,这是一个瞬间就会消失的机会,沈弥抓住这个机会,身体一翻,如鱼一般跃入江中,凌统一枪刺空。

凌统大急,冲至船舷边,沈弥早已踪影皆无,他一回头,只见汉军主船上的士兵要被杀尽,他大喝道:“点燃敌军主船!”

大火轰地在汉军主船上燃烧起来,凌统也撤回了自己的战船,望着被熊熊大火包围的敌军战船,凌统竟生出一丝悔意,他当时考虑得稍微浅了,假如他利用汉军主船发出撤退的命令,或许会更对自己有利。

但后悔已晚,凌统只得咬牙令道:“擂鼓,全力反击!”

江面上江东军战船鼓声大作,由于敌军主船被毁,江东水军士气大振,向汉军战船发动反攻,但就在这时,另一艘汉军战船上也鼓声大作,只见汉军主将战旗升起,大将沈弥出现在船头,身体站得如青松一般挺直,沈弥大喝令道:“所有战船,集中歼灭敌军主船!”

令旗挥动,十几艘汉军战船从四面八方向凌统的战船包围而来,凌统战船急退,就在这时,一名士兵指着远处江面大喊:“凌将军,快看!”

凌统向远处望去,心顿时凉了一半,只见远方江面上,船帆铺天盖地,无数的战船向这边杀来,这不可能是曹军战船,只能是汉军援军到了。

凌统心中大急,连声喝道:“传令,立刻东撤!”

他的船只不顾一切突破了汉军战船的包围,向东驶去。主船撤退,江东军战船皆无心再战,皆纷纷跟着向东撤离,渐渐的,百余艘战船撤出了战场。

沈弥并没有下令追赶,当江东军战船终于远去,他心中一松,眼前一黑,重重摔倒在甲板上,士兵这才发现,他腿上的鲜血早已湿透了战袍,士兵们一阵大乱,急将沈弥救回船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